婚前忙着迎客,婚后忙着送客。

陆陆续续送了几天客人,终于……客走主人安。

郭北县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聂鸿书总算得以放松下来,开始休生养息。

顾鸣也是如此,婉拒了一些不必要的应酬,做一些自己爱做的事。

毕竟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时。

按照顾鸣的想法,本来是想带着聂小倩外四处走走,游玩一番。

但是聂小倩考虑到之前行刺的幕后真凶还没有揪出来,最好还是减少在外抛头露面。

家里,顾鸣又新增加了一些布置。

毕竟普渡慈航那老妖喜欢秘密抓走一些朝中大臣的家属,以便威迫对方为己所用。

这一点顾鸣不得不防。

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顾鸣差不多也开始准备赴京上任了,但没想到一场危机却悄然来临……

这日中午,吃过午饭之后玉儿闲着无事,便与婴宁一起在院子里嬉闹。

90后美女街边咖啡厅外写真

突然间,婴宁显得有些不安起来,抬眼看向半空……

玉儿也似有所感,抬眼一看,不由脸色惊变:“姑爷、小姐,你们快出来看……”

同一时刻。

郭北县城内、城外不少百姓也一脸惶恐不安抬眼看向半空。

空中,诡异地涌出一大团黑云。

天空中出现黑云并不奇怪,属于一种正常的天气变化。

但这团黑云的形状实在是太令人惊悚了,看起来竟然像极了一张人脸……准确地说,像是一张狞狰的鬼脸。

随着云雾翻涌,那张鬼脸也在不停地变幻着,仿佛在恶狠狠盯着每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师父,这黑云是从黑山涌出来的。”

十方抬眼看了片刻,忍不住冲着师父道。

“阿弥陀佛,如此天象,必有妖孽出世!黑山老妖……怕是快要出关了!”

“啊?这……这怎么办?”十方吃了一惊。

“你速速去城里跑一趟,通知顾大人一声……寺院以及那边的书院必须暂停施工,让那些工人回家躲避一段日子。”

“知道了师父,弟子这就去!”

十方一溜烟跑向县城方向。

小院中,顾鸣抬眼看天,一脸凝重。

“顾郎,看样子应该是黑山里冒出来的黑云。”

“嗯,多半是……难不成那老妖出关了?”

聂小倩不由皱了皱眉:“这么快?”

“正常情况下,像它这样的妖王一旦闭关,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也说不定。

这一次是真的很奇怪……难不成,它并非闭关?”

“可是,它要不是闭关的话,当初你和燕大侠、知秋一起对付树妖的时候,它没理由不出手相助吧?”

“嗯……也是……”

毕竟唇亡齿寒的道理黑山老妖不可能不懂。

县城里,已经乱作一团。

毕竟这样的诡象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无疑是相当惊悚而可怕的。

“顾公子……”

十方匆匆跑进院来。

“十方?你来的正好,是不是你师父有什么发现?”

顾鸣精神一振,匆匆迎上前去。

“师父说,怕是黑山老妖要出关了,说现在寺院和你那边书院的施工先暂停,让工人避一阵子。”

“嗯,这倒也是……夫人,你和玉儿呆在家里哪也不要去,我去一趟兰若寺。”

“好的,夫君小心一些。”

当着外面的人,夫妻二人又换了比较正式的称呼。

等到顾鸣与十方一离开,玉儿不由一脸担忧道:“小姐,那个黑山老妖是不是很厉害?”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它乃是黑山成精,想必其实力深不可测……”

一听此话玉儿更是眼圈一红,哽咽道:“那……那姑爷……会不会有危险?”

“傻丫头,别胡思乱想,姑爷肯定有办法对付的。再说了,不是还有白云大师、燕大侠、知秋大侠他们么?”

这么一说,玉儿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玉儿,你现在也算得上是修炼中人了,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遇事要沉着,不能一遇事就乱了心绪,这样不利于你以后的修炼。”

“哦,多谢小姐教诲。”

玉儿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担心姑爷,我又何尝不担心?但有些事不管是他还是我们,都必须要去面对……”

……

另一边,顾鸣匆匆来到兰若寺一侧的施工现场。

“顾大人来了……”

一众工人早已惊惶不安,纷纷聚到一起壮胆。一见顾鸣到来,顿时像见到主心骨一般纷纷涌上前来。

“各位,这黑山里怕是有大妖出现,为了安全起见,大家先各自回家,等除掉此妖孽之后再复工。”

“多谢大人!”

一众工人求之不得,纷纷应声。

随之,顾鸣又去到兰若寺找到白云大师。

“大师,你能否确定这是黑山老妖出关了?”

“阿弥陀佛!老衲刚推掐算了一番……这次,怕是不仅仅是这老妖出关这么简单……”

一听此话,顾鸣不由皱了皱眉:“大师的意思是?”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次的异象,恐怕意味着乃是郭北县的一场浩劫。”

“浩劫?那请问大师,是否有办法化解?”

白云大师沉吟了片刻,道:“老衲只能尽力而为……这次的动静可能会闹的不小,而且不仅限于黑山范围……”

说到这里时,白云大师不由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黑云,又道:“想要彻底化解此劫,那就必须得毁其源头。”

“源头……是指黑山老妖?”

“应该是它没错,只是……这老妖现在并未现身,就算想灭它也无从下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好吧,有劳大师镇守此地,我得赶紧回城,以防城里出现什么乱子。”

“嗯,顾大人放心,一旦黑山有什么异动,老衲便让十方及时知会你一声。”

“多谢大师,那我先告辞了。”

顾鸣冲着白云大师与十方拱了拱手,便匆匆返回县城。

……

城西。

一间茶馆门前。

不少百姓三五成堆围在一起议论着天空中的怪象。

其中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对此却有些不屑一顾,摇头晃脑道:“朗朗乾坤,哪来的妖魔鬼怪?无非就是人心有鬼罢了。

这天上的黑云乃是一种天象,只是形状显得奇怪一些,大家切切不要危言耸听。”

“高秀才,你别站着说说话不腰疼,我们怎么就危言耸听了?

当初,城里曾出现过妖怪,还是顾大人帮着出手消灭的……”

高秀才依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反驳道:“坊间传闻大多不可信,总之,我绝不相信这世上有妖有鬼……”

说到这里时,他的双眼突然瞪得溜圆,脸色变得一片青白。

“喂,高秀才,大白天的你不会见鬼了吧?”

有人忍不住调侃了一声。

话音一落,高秀才却发出一声变了腔调的嘶吼:“有妖怪,快跑!”

看似文弱的身子,此刻竟然跑的比谁都快。

仿佛在应和他的声音,这时,街面上空响起了一声尖利的怪啸……

“有妖怪!”

“快跑!”

一时间,街面上混乱不堪,惊惧一片。

担子、竹篮、蔬菜……四处散落。

街尾,一只形似青蛙的妖兽瞪着血红的眼睛择人而噬……

虽说外形似青蛙,但体形却大的多,至少有二百余斤。嘴里吐着长长的,血红的舌头,口中长满了锋利的牙齿。

“呼!”

就在一众人惊慌失摸逃散之时,妖兽猛地一跃,犹在半空中舌头便如一条灵蛇般吐出,竟将距离三四米开外的一个百姓瞬间卷到口中……

如此血淋淋的画面更是吓得一众百姓哭爹喊娘,只恨爹娘少生了几条腿。

“娘、娘……”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跑散了,吓得呆立在街中间哇哇大哭。

他的哭声吸引了那只蛙妖,一边消化着之前的食物,一边慢腾腾走向小男孩。

等走的近一些了,又故伎重演,长长的舌头倒卷而出……

眼见着这个小男孩即将被卷入妖兽口中时,一道碧光掠来……

“呼!”

紧接着又是一道光影掠过。

那只蛙妖的舌头来不及收回,直接被那道光影从中切断,当即痛得发现一声刺耳的尖啸。

“大胆妖孽,受死!”

随着一声怒喝,顾鸣从房顶上飘然而下。

同时,飞出的碧落也回到了他的手中。

刚才情势危急,他第一次御空施展碧落画出一道剑影斩断了蛙妖的舌头,救了小男孩一命。

那只蛙妖舌头被斩,哪里还有恋战的心思?当即掉头逃窜。

“咻、咻、咻……”

顾鸣没有去追,直接化出几道气箭掠空袭敌。

那只蛙妖刚奔几步,几道气箭入体,顿令它全身冰寒,眨眼间身体便成了一个冰雕。

“破!”

顾鸣挥毫一喝。

“砰!”

冰雕当即爆裂,崩得满大街都是。

“太好了!”

一见妖怪被灭,有人忍不住欣喜地欢呼出声。

“顾大人,是顾大人!”

有人认出了顾鸣,忍不住惊喜道。

这时,顾鸣并未停留,身形一纵又跃上半空,转瞬间便消失了踪影。

因为城里并不止出现一只妖兽……

城南。

十几个衙差正与一只似狼又似鼠的妖兽对峙。

要说这些个衙差其实一个个怕的要命,但没办法,县令大人下了死命令,但凡退缩者、逃离者必将受到严惩。

因此,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力求以数量取胜。

好在这只妖兽体形较小,实力不强,他们勉强能够与之抗衡。

手 机 站: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