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能承受吗?”战无极看着她苍白的脸,心里难受极了。

他说过要好好保护她的。

现在呢?

他只能看着她痛苦,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能,相信我,赶紧把这滴血放到水晶球里,要是让镇压的邪物出来祸害无辜的人,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南宫浅催促着他。

战无极闻言,不得不放下她,取过她手心的一滴血,飞身朝远处的水晶球奔去,以最快的速度将血滴放了进去。

随着南宫浅的一滴心头血落在水晶球里后,十方殿的摇晃明显不再那么严重。

“真的有用!”圣峻晔脸上是说不出的惊喜。

“父亲,看来她真的是创世大帝的后人。”圣惊风压低声音说道,看南宫浅时,眸光里满是不可置信。

没想到闯进他域主府的人界女子,竟然有着那样不为人知的高贵身份。

幸好那晚他选择站在他们这边。

圣峻晔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她能融合创世大帝的三滴心头血就已经证明了,以后她啊,就是我们圣家要效忠的对象,要对她客气点。”

深眼窝和服美女皮肤牛奶白颜色清纯写真

圣惊风嘴角抽抽,心里暗想,之前不是你一直对人家不客气吗?

南宫浅见自己的心头血可以,脸上是说不出的狂喜,顿时胸口的痛也被她忽略了。

于是,她开始取第二滴心头血。

当年爹爹都放了三滴,那她肯定也要取三滴。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面两次南宫浅取血顺利多了。

随着南宫浅的三滴心头血放进水晶球里后,十方殿的摇晃缓缓停止,被镇压的人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战无极将南宫浅虚弱的身子抱在怀里,随即伸手覆在她的胸口,利用力量帮她疗伤。

南宫浅靠在他胸口,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除了高兴就是高兴,但在想到某件事时,心里又是说不出的难受。

刚刚为了压制十方殿下面的人,他释放了他那么强的神力,创世神殿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他觉醒恢复到了以前。

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在来找他的路上?

他们是不是很快就要把他带走?

“好些了吗?”战无极在看到她胸口不再流血后便收起了手,即而拿出一颗丹药喂她服下。

南宫浅抬头笑望着他,“现在已经完不痛,我可是南宫浅,怎么可能会怕这些痛,而且我并没有刺太深,再加上我恢复了精纯血脉,这点小伤根本伤不了我。”

她只是刺一个血口子,好让心头血更快的出来。

战无极听她这样说,心里依然没有松口气,这个傻女人!

他知道她这样说,只是为了不让他担心。

圣峻晔立刻走到南宫浅面前,恭敬的说,“见过小公主。”

她是创世大帝的女儿,他自然应该称她一声公主。

南宫浅看着圣峻晔的模样,轻笑道,“圣老爷子,你不用这么客气,也不要叫我公主,我的身份现在太敏感,万一让别人知道就不好了。”

“好,我都听你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圣家效忠的人,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圣家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圣峻晔神情坦荡又真诚的说道。

“谢谢你们圣家还一直记着我爹爹,他要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南宫浅眼睛微微有些泛酸。

不管当年有多少卑鄙无耻的小人要害南宫家,但始终还是有人拥护南宫家。

而且时过境迁,他们心里依然还拥护着爹爹,这让她很感动。

她现在也理解了爹娘为什么愿意牺牲自己也要跟七杀同归于尽。

就算这个世界恶意的奸人很多,但还是有很多善良真诚的人值得被保护。

“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的,要不是他创造出这个世界,我们哪里会有现在生活的地方,只可惜心怀恶意的人太多。”圣峻晔叹气道。

关于当年天宫被灭的事,圣家的每一任家主都会知道。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到了他这里,他竟然还有机会见到创世大帝的后人。

可当初创世大帝和帝后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

那南宫浅是怎么来的?

当初的小公主转世?

所以她才来找创世大帝的三滴心头血,好恢复精纯血脉。

那她是不是打算重新建造天宫?

“我相信正义必定会战胜邪恶,也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正义的人比卑鄙无耻的奸人多。”南宫浅微微笑道。

她心里很清楚,想要这个世界的人部变成善良的正义人士,那是不可能。

因为这在哪里都不可能。

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华夏,又或者其它位面的世界,这都绝对不可能。

毕竟人心太难测,也易变。

圣峻晔赞同的点点头,随即看向她沾染着鲜血的胸口,“小公主,你的伤……”

“不碍事,记得这里让人重新好好修整下,我们先出去吧。”南宫浅转身朝南宫绝的雕像望去,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

她以后会让爹爹的雕像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而不是这样偷偷放置着。

圣峻晔点点头,看了看残破的十方殿,幸好被镇压的人没有冲出来。

不然以之前的阵势,恐怕对方出来后,他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也不知道十方殿到底镇压着什么人?

一行六人很快出了十方殿,回到了之前的大殿。

圣峻晔立刻对殿里的四位长老吩咐修复十方殿的事,但他并没有说南宫浅身份的事。

现在还是越少人知道她的身份越好。

“爷爷,什么时候带我去晋升成天神啊,等我成了天神,这样才能效忠她不是嘛。”圣流殇凑到圣峻晔面前嬉皮笑脸的说。

圣峻晔看他一眼,思考了片刻,看向圣惊风,“惊风,你带他去神池吧。”

“是,父亲。”圣惊风点点头,随即示意圣流殇跟他走。

圣流殇听得心里大喜,立刻跟上了圣惊风,他刚刚真是说对了话。

南宫浅看着圣流殇的模样,嘴角抽了下,他效忠她?

“爷爷,以后我和流殇是不是可以跟着浅浅姐啊?”晨晨立刻走到圣峻晔面前问道。

这样的话,她就不需要天天待在域主府,到时候可以跟着浅浅姐四处走。

“以后你和流殇就跟着她吧。”圣峻晔想都没想直接做了决定。

南宫浅对于晨晨和圣流殇跟着她,她自然没有什么意思。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来的人似乎不少。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