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返回,泄愤其实是顺带的。

心理再强大,经过了被人控制,却因为大环境的原因,不能报复回去,也要心灰意冷。

这么一个带着痛苦回忆的地方,再经历了又一次血腥后,没有人会想再留在那里了。

方涛再看一眼后视镜里的两人道:“不过也没有什么了,想开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他们一直担心我们服食的血液过多,会失去控制。也真有失去控制的。好像有一个,在实验途中忽然暴起。”

杜一一也抛开心里的哀伤,就事论事地道:“失去理智好像太稀疏平常了。这年头,谁知道什么时候谁会失去理智。”

秦风忽然问道:“你们喝过几次血?”

杜一一道:“我两次,我和王哥都两次——咦?”

杜一一扭头看着程嘉懿道:“我和王哥喝过血了,所以今早咱俩都没发疯,可你和暖暖也没有喝过血的。我想想……难道你真是天选者?”

杜一一忽然想起程嘉懿那个外号,脱口而出。

“你还信天选者了。”程嘉懿哼道。

“不然是什么?”杜一一也不信天选者的。他相信玄幻是因为事实确实很玄幻,但他不迷信。

“你还记得混乱前一天你和我说什么地球磁极变化的事,还有你说医院里有了饿病的事?我当天就吃了不少东西,第二天上学又带了一大袋子巧克力,吃了,还吃了你的几包糖?三包?”

麻花辫小萝莉居家唯美写真集

杜一一想起来了,点头道:“你意思是,因为你及时补充糖分了,所以躲过了第一场变异。本来你是第一批就该变异的。”

程嘉懿忽然对一直认真听着他们说话的暖暖道:“暖暖,你那时候在家里都吃什么?”

“饼干、方便面、火腿肠、果冻……”暖暖扳着手指头道。

“什么时候吃的肉,外边发肉之前吃过肉吗?”程嘉懿又问道。

“没。妈妈爸爸说外边是吃人的人,不能出去,咱家超市里东西多,够吃。”暖暖道。

程嘉懿抬头看着杜一一,杜一一也看着程嘉懿,秦风不由回过头来。

“不吃变异肉,包括熟的,就不会被晶体控制?”杜一一低声道,“也不会出现失去理智的现象?还是因为你那时候补充了足够多的糖分,所以你的晶体就没有能控制你?”

程嘉懿怔了会:“其实我们要是都忍住,不吃变异肉,不吃人,可能就不会……”

“有几个人能忍住不吃肉呢,那么饿。”方涛道,“就像刚刚,谁能忍住血的诱惑?”

“可这次是喝血,下一次呢?直接吃人?”杜一一道。

“这个我想不会。李教授不是说了吗,血液中含有什么什么东西,只有新鲜的血液里才存在。我估计着,变异不会无休止地存在。”方涛继续在后视镜里看着他们。

程嘉懿道:“说来说去还是提升晶体的强度,我猜咱们脑袋里的晶体不是变大了就是变红了。我这回相信地球要出现第七次生物大灭绝了。”

这话还是来自很久很久之前杜一一的猜测,因为地球生物出现过六次大灭绝。

“我也相信是外星人洒下的病毒——外星人应该将病毒叫做饲料,我们成了他们放牧的牛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外星人不会将我们当做人,就如同我们也不会将外星人当做人一样。”

这话来自于李玉在网上看到过的东西,也不过是十几天前,可十几天的时间,对他们就好像很远很远了。

方涛诧异道:“我们不一直将外星人说成是智慧生命?”

杜一一看着后视镜里的方涛解释道:“《异形》看过没有?你认为那里的异形是高级智慧生命?见面会哈喽一声?”

方涛道:“所以,你们认为等我们脑袋里的晶体长成一定程度,外星生命就会来收割?”

“猜的。”程嘉懿道,“除了突然出现的晶体,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点。我一直认为咱们地球的科技还不足以做到这点,就是做到了,也不会这么没有人性。”

“要真是外星人,怎么想?”方涛再从后视镜里打量着两人。

“真有外星人?”程嘉懿接着道。

方涛没有马上回答。

程嘉懿盯着后视镜,与方涛的视线撞了下,忽然问道:“方哥,你们以前是……”

“tj支队的。”方涛并无隐瞒。

程嘉懿自言自语道:“那就是真有外星人了。”她看到后视镜里的方涛瞄了她一眼。

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正,看着前方道路。

车子里陷入难耐的寂静。

暖暖一直似懂非懂地听着,这时候乖巧地将自己缩成一团。

程嘉懿和杜一一都不认识路,跟着秦风他们,好像也没有认识路的必要,反正也没有任何目的。连活着都好像失去了意义。

一静下来,他们就会想起父母,就会后悔自己先前的任性,就会想要……哭。

天黑下来,车辆停靠在又一个小小的村落前。

秦风、孙冬和顾东临都下去检查了村子,王鹏也跟过去,很快大家就都挑了休息的院子,升起火。

农家院子里都有炉灶,程嘉懿几人谁也不会生火,正愁的时候,张安宁和顾东临从外边进来,打了招呼,手脚麻利地生了火。

才煮上玉米,张豪和强哥也过来,见玉米已经煮上了,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张安宁有很多话想要说,但看着杜一一和程嘉懿都萎靡不振的样子,也只能安慰了几句离开。

院子里出现了真正的寂静。

铁锅内很快就传来玉米的香气。

程嘉懿没有食欲,也啃了两穗玉米。王鹏又煮了一锅,却是为明早准备的。

东北农村房间结构大多数是三间房,左右两间里是炕,程嘉懿和杜一一带着暖暖进了左边那间。铺了被褥,没有找到干净的床单,他们也就随意躺下。

程嘉懿和杜一一都睡不着,却谁也不想说话。

农村的夜安静得让人害怕,喘息的声音似乎都能传出很远,很快,隔壁传来王鹏和李玉熟睡的声音,暖暖也睡着了。

程嘉懿睁着眼睛看着天棚,眼前却终于浮现出父亲的模样,不是平时和蔼看着她的样子,也不是啰啰嗦嗦发脾气的样子,而是睁着眼睛倒在血泊中的模样。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