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雨和云昭眼前一黑,已经换了地方。

所在之处比神魂界还黑, 没有月亮, 但也没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顾雨第一时间先看几个孩子, 然后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熊呢?!”

香香和阿影都在, 二号也牢牢抓在顾雨肩膀上, 而他抱在怀里的小熊不见了。

云昭的神识和香香化身的黑色虫子已经第一时间朝着四周散去。

顾雨努力冷静下来, 开始在周围寻找。

很快, 顾雨和云昭就发现了不对,在他们面前几米远的地方,那地方神识扫过去什么都没有,但是,顾雨就是觉得有些异样。

云昭脸上带着冰冷的杀意,神识再次扫过, “是气流, 周围的气流不对。”

顾雨很快反应过来, 那地方周围都有空气在流动的, 但是那里没有。

顾雨上前一步, 伸手摸向那个位置。

云昭比顾雨还要快,手指一点, 一个屏幕出现在两人面前。

农场姑娘牛羊相伴清纯唯美图片

那屏幕开始只有一平米大小, 但是, 云昭点中之后,屏幕开始往周围延伸,似乎想一直延伸到天边去。

不止左右, 上方也在延伸。

这屏幕竟然竟然直接成了一道挡在天地间的屏障。

不止如此,上面还很快出现了影像。

“这、这是外面。”阿影叫道。

外面,人们还在惊慌失措地逃离这个地方。

然后,像噩梦一般,一大堆东西从天而降。

无数碎肉、手脚被直接扔在地上,偶尔,里面还有几具囫囵的尸体,看样子也知道已经面目非了。

屏幕上的人神情更加震惊和恐惧,似乎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什么。

任谁看了这种东西都会受不了的。

而那道黑色裂缝,在喷吐出尸体和碎肉之后,直接消失了。

有人在呕吐,有人吓坏了只想着逃离这个地方,也有人哭喊着想过去又不敢。

顾雨脸色苍白,眼睛死死盯着那堆东西。

神识扫过,在一堆血色中,一顶被染了血的白帽子进入顾雨视线。

“帽子是小熊的,但是那里没有小熊,相信我,小熊没出事。”云昭很快发现顾雨神情不对,手紧紧攥住顾雨的手。

一瞬间,顾雨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脚都在发软,靠在云昭身边,似乎用尽身力气,才把话问出来,“他没事?”

云昭搂住顾雨,再次看了眼那堆东西,用极为压抑的声音说道:“没事,小熊身上有我留下的神识印记,而且,他是我儿子,我能感觉出来,他是安的。”

顾雨只是关系则乱,他很快想到,小熊身上也有他留下的不少安措施。

“大长老也会看护小熊的。”二号安慰他道。

但是,为什么外面会有小熊的帽子?

这个问题,顾雨不愿意也不敢深想,他只想赶紧找到小熊。

云昭的眼神更冰冷了,“不只是小熊,我们身上的东西也在外面找到。”

刚刚顾雨只关注小熊的东西,其他根本没注意,现在顾雨凝神细看,果然,他的,云昭的,甚至香香和阿影的衣服碎片,外面都可以看到一丝痕迹。

二号甚至还发现了一根它掉落的羽毛。

二号郁闷,它平时从不随便掉毛!

“这……”

“我怀疑这是针对我们的,目的,是别人认为我们已经死了。”云昭冷冷说道。

“不错,在其他人眼中,你们已经是死人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

云昭拉着顾雨退了一步,一个虚拟的人像出现在屏幕不远处。

“你是将我们弄进来的人?”云昭立刻问道。

“当然,其实我只想要你身边那个顾家人,但是,你们非要和他一起过来。”虚拟人像摊了摊手,仿佛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我儿子怎么样了?”云昭暗中掐了顾雨一下,示意他别开口,一切交给他。

“你是指这条小蛇?他目前还在我飞船里搞破坏。”在虚拟人像说话的时候,屏幕分了一小块地方,显示出了小熊所在的位置。

顾雨眼睛发红,看着屏幕上小熊孤单幼小无助的身影。

当然,这是顾雨爸爸眼中的小熊。

事实上,小熊正一脸懵逼地看着周围,这鬼地方到处都是奇怪的东西,却没有爸爸们。

哦,还有,他的帽子也不见了,刚戴了还没半天呢,心疼。

小熊喊得喉咙都哑了,也没有一个人来。

于是小熊打算自己寻找出路,他平时的修炼和锻体在此刻体现出了惊人的作用。

小熊一尾巴下去,一个摆在墙边的仪器就苟延残喘了几下,直接报废了。

然后他开始左一尾巴,右一尾巴,整个房间都在冒烟,最后,触动了防火装置。

小熊头顶开始洒水,小熊抬头瞅了瞅,拿了把伞顶在头上。

虚拟人像看着被毁的房间,脸上扭曲了一下,愤愤说道:“我最讨厌熊孩子了,要不是有人想要这种稀有品种,我绝对让他变成一条死蛇。”

谁能知道这颗土著星球会有这种蛇,他第一时间就给对方发了照片和消息,那边连钱都打过来了。

以后,他又多了一笔巨额资金,这也是他忍耐这条小蛇的原因。

云昭目不转睛地观察着那个屏幕,然后不着痕迹地问道:“能不能让他和我们在一起?你也不想东西都被毁了吧?”

“那是不可能的,你们会永远留在这里,至于那条蛇,他比你们幸运,因为稀有,可以不用进这里,这会儿估计已经出了大气层。”虚拟人像傲慢地说道。

要不是那条小蛇已经被送走,看到他破坏东西,不能打死也可以教训一下的

云昭确定了小熊暂时安且不在虚拟人像手中之后,又问道:“你说我们永远也出不去,是什么意思?”

虚拟人像露出一个笑容,“这里是黑暗世界,一切罪恶的人在经过神的审判之后,会被关进这里。”

“而你身边那个人,未来和人类,甚至整个宇宙的生物的生存息息相关。我不得不将他关到这里。”

云昭讽刺地一笑,“神的审判,谁是神?你吗?”

虚拟人像看过太多被关入这里的人先是嚣张最后发疯或者哀求的样子,在这个世界,所有被关进来的人生死都掌握在他手里。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就是整个黑暗世界的神。

当然,他不会主动这么称呼自己,那样太不谦虚了,他只是有这个力量而已。

“在你们还有精力挣扎的时候,尽情挣扎吧,我只希望你们能活久一点。”虚拟人像漂浮起来,居然临下地说道。

“你说我和宇宙生存息息相关是什么意思?我可不觉得我的破坏力有那么大。”顾雨忽然问道。

“你当然没有,你们的星球还是未开化阶段,你们星球的人类无论是基因还是能力都远远落后于星际平均水平,但是,认识你的人有那个能力。”

要不是为了牵制那个人,自己根本没有必要来抓顾雨。

谁能知道那个人在乎的人竟然在这种星球上呢,要不是自己利用黑暗世界的力量提前知道了顾雨的样子,根本找不到他。

“你说关进这里的人都是代表罪恶的,不说我,就说我身边的人,还有外面那些死去的人,还有我儿子,都是有罪的?”顾雨面无表情地看向虚拟人像。

“……当然也不是有罪的,但是,为了抓到你,这些牺牲是可以接受的,他们是为了人类和宇宙牺牲,这是值得的。”

顾雨冷笑起来,“你那么崇高那么伟大,怎么不为了宇宙和人类牺牲一下?要不这样,只要你死了,我保证去解决你担心的未来宇宙的问题?”

虚拟人像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我自然也是可以牺牲的,但是,我是黑暗世界的传承者,并且是唯一一个传承者,我得为它找到下一任继承人,才能死。不然,就对不起艾德家族。”

“不管你找什么理由,都改变不了你自私冷血,滥杀无辜人类,绑架幼儿的种种罪恶行为。如果这里真是经过神的审判才能被关进来,第一个进来的就该是你。”

虚拟人像被顾雨说得脸色黑沉下来,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将顾雨弄进黑暗世界。

进来这里的人都没法出去,其实是能出去的,但是他不会让看到这个世界,知道他能力的人活着出去。

本来他开始的打算是抓了顾雨,对顾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顾雨同意在他体内装上生物□□,去接近那个人。

不过他担心出意外,如果抓不到人,可能引起更严重的后果,所以,他将人直接弄进了黑暗世界。

因为这个,他是稍微有点愧疚的,但是现在,愧疚感已经完没有了。

顾雨不愧是和那种人有关系的人,他们根本不会为了其他人牺牲自己。

就让他们在这里待一辈子算了。

只要顾雨在自己手中,那个人就绝对不会杀了自己,自己死了,顾雨就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虚拟人像微微一笑。

然而,一个巨大的影子忽然从上而下笼罩住他。

虚拟人像猛然抬头,就看到一条顶天立地的巨大白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

虚拟人像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怪物?你疯了吗,你居然在养星兽?”

好在已经弄到黑暗世界了,不然他都未必能解决掉这条大白蛇。

大白蛇垂头看着他,嘴角弯了起来,那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弧度。

然后,蛇尾在身后优雅地晃了一下,尾巴尖就砸上了那个似乎蔓延了整个世界的屏幕。

咔嚓咔嚓,巨大的裂痕出现在屏障上。

“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做!!”虚拟人像开始扭曲,逐渐模糊,最后消失了。

外界,一个隐形的飞船上。

一个灰袍人跌坐在地上,他不敢置信有人能毁掉黑暗世界和他的联系。

黑暗世界可以无声无息地抹除掉任何人,在黑暗世界的帮助下,他杀死了很多罪大恶极的人。

但是,他实在没想到,会有黑暗世界吞下去却消化不了的人。

一个强大超过黑暗世界的存在?

这根本不可能!然而,身体里疯狂蔓延的破坏让他不得不相信。

黑暗世界和他的联系毁掉,他也活不长了。

灰袍人嘴里不断呕出鲜血,努力爬起来,在控制台将一个消息发了出去。

然后,灰袍人瞳孔放大,缓缓倒了下去。

既然他死了,顾雨他们就永远别想出来了。

黑暗世界,整个屏幕碎裂下来,最后只留下了开始一平米大小的那一块。

云昭手指一点,却发现手指穿过了屏幕,这块屏幕虚化了。

“不毁掉它我们是没有办法出去的。”云昭烦躁地说道。

“让我来分析一下。”二号围绕着屏幕飞了几圈,计算之后得出的结论和云昭一样。

“可以毁掉,但是,从这个世界没办法毁掉,只能外面毁掉,而且是某种未知的能量才能毁掉。”这个答案同样让人崩溃。

顾雨心急如焚,“那你能带我们出去吗?用传送的方式。实在不行可以先去修真界,再回来地球。”

二号为难,“按说是可以的,但是我的能量没有补充完毕,在这个世界我感觉不到一点能量。”

一家人都沉默下来,对于急着出去找小熊的他们来说,这消息实在太糟糕了。

顾雨抹了把脸,最先冷静下来,“我们去找找这个世界有没有能量。如果实在找不到,找到能破坏这个地方的办法也行。”

他之前还答应父亲要安带小熊回去,现在,孩子让他给丢了。

走了几步,云昭忽然转头对顾雨说道:“今天是2018年7月10号。”

“怎么了?”顾雨抬起头。

“你想想这个时间,这是你以前告诉我的。”

顾雨开始回忆,以前他为什么会告诉云昭一个未来的时间。

等等,未来?

顾雨忽然想起来,刚到修真界的时候,他曾经通过一个法器看到了地球的未来。

之后,二号带他回地球的时候,不小心到了2018年,那时候,他回到了地球的家里,只有父亲和小辰,家里的台历上,在7月10号那里,打了一个黑色叉号。

顾雨的手指颤抖起来,难道7月10号,是他死亡的时间?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