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琰进入梦乡,已然不知自己到底纠结的到底是什么。

自己的未来?还是自由?

但是今日蔡府之中所发生的一切,陈琛都不得而知,他只是被刘备三兄弟绑架到了酒楼里。

刘备所获得的一切,所幸都在他的安排和谋划当中,并州甚好,太原郡也是极好的。

只是意外所得的护匈奴中郎将让陈琛颇为意外,毕竟一个能够拥节的四品派遣军将军,就这么轻易地送给刘备,一时间竟然难以明白刘宏的心思。

是否真的只是因为刘备是汉室宗亲,并且是个可用之人,刘宏才会如此厚待,还是确切地有着针对刘备身后的卢植所代表的士族集团有所企图。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因为刘备已经拿到了实质性的好处,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趁着这个庞大而腐朽的帝国分崩离析之前,刘备需要尽快地积攒自己的实力。

内部闪电战,这是陈琛所追求的。

不动则矣,一动必将兴兵百万,破敌朝夕,一战奠基。

当然,现在并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莫名的,陈琛发现刘备他们三兄弟竟然是将自己带到了当初自己醉酒之后发酒疯的青楼。

自己就是在这里很尴尬地即兴赋诗一首,赢得了这洛阳满城的赞誉。

长生公子的名号,便是从此处流传出去的。

秋之韵

哪怕诗是抄的,之后陈琛即兴所感的长生酒,可也成了这各个酒楼推销美酒的名句。

“嘿嘿,熟悉吧?”

刘备毕竟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如此刺激的官位飞升,这对于那个辗转千里百战敌军的年轻人来说,是极其不可思议的。

毕竟从涿郡首战之后,已经算是到处跑了有大半年的时间,而哪怕背景有着老师卢植这样的军中主帅,刘备的提拔也必须要按照程序慢慢地来。

但是,那个年纪跟自己相仿的族兄,却可以在举手投足之间,轻轻松松地给自己安排上了一个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官阶。

当然,这梦寐以求也是刘备自己想的。

除了并州当地人,没有谁愿意去接手南匈奴这个烫手的还没有被点爆的炸弹。

对于官场的人来说,他们当官是为了能够有所作为,有些政绩,自然不可能把自己要成就事业的命丢在那种荒土边疆。

只有并州人,才会想着守护自己的家园,去建设自己的家园。

今天倒是来庆祝刘备的升迁之喜,倒是不用去想那么多,日后再说便可。

现在陈琛其实也还没有正式地答应入伙跟刘备一起干,可是刘备三兄弟已经是将他当做了自己兄弟,虽然在言语和行为上保持了敬重,但是在很多问题上,他们对于陈琛都没有隐瞒,也不避讳。

刘备也是个有心人,在出了朝会之后,也是有意去问了当初陈琛扬名的酒楼到底在哪,现在便是带着陈琛直奔这里。

因为现在的他,对于洛阳来说,也是初来乍到,但是他太原太守和中郎将的两千石官员的身份,也能够拥有自己的长生酒的配额。

当然,还是得用买的,他拥有的是购买资格。

尽管如此,刘备也愿意让陈琛喝,因为他和陈琛接触的时日也还短,他并不知道陈琛有什么爱好,世人既然盛传长生公子的名号,想必陈琛应该是爱喝长生酒的。

“今天我的份额我已经提前买好了,都给你喝,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你过瘾。”

刘备憨憨地笑了笑,搓了搓自己的双手。

其实对于久负盛名的仙人醉、长生酒,说不馋是假的,可是谁让陈琛对于他来说更加重要呢?

一左一右夹着陈琛的关羽和张飞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但是他们好歹还是懂的,也愿意忍住自己的**,让陈琛喝得满意。

轻笑着摇了摇头,陈琛心中有些明了,刘备的人格魅力不仅仅是在于他的志向和性格,更多的或许还是他对于别人的态度吧。

这天下能够如同他这般,不拘小节,以人才为重的人,能有多少人?

手指都用不着掰,多少也就曹操曹老板是一个。

但是能够做到刘备这样的,却是少之又少。

因为刘备所拥有的少。

《三国演义》中最为脍炙人口的桥段,莫过于刘备三顾茅庐请得诸葛亮出山,为他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业。

可是如果那时的刘备已经坐拥荆州,兵强马壮,人才充足,那刘备还有可能去三顾茅庐吗?

应该是没有可能的。

因为哪怕刘备能够放下身段去请得诸葛亮,那他麾下的其余谋士,或许都会弃他而去,因为主公的行为很明显地告诉他们,诸葛亮最重要。

而如今的陈琛,便是刘备心中的宝。

甚至对于刘备来说,他的重要性更甚于未来的诸葛亮。

有人觉得刘备还没有颠沛流离前半生,还没有意识到一个谋主的重要性,但是他们却未曾考虑到刘备的眼界和思想。

他今年二十来岁,但是他已经颠沛流离许多年了。

四处求学,郁郁不得志。

十来岁的他,已经收起了那份玩闹之心,二十来岁的他,已经谋求出路许久,才抓住了黄巾内乱这个机会的。

他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得到的每一份东西,也更重视自己能够拥有的人才和手下对自己的信任。

他更喜欢把自己的部下当做家人。

所以他这般讨好的举动,在陈琛看来,倒也是可爱得紧。

“走吧。”

陈琛突然觉得自己也需要稍微放松一下,给予刘备自己最为自然的微笑,同时双手也搭上了关羽和张飞的肩膀,如同兄弟一般勾肩搭背。

只不过陈琛身高矮了些,看起来可滑稽得很。

“恰好何大将军有送我一半的份额,我想三位兄长应该都是豪饮之辈,不醉不归可能不行,但是应该是可以喝个尽兴的。”

“好酒这东西,就是得兄弟们一起分享。”

朝着刘备抬了抬自己的下巴,陈琛突然觉得,这种相处的感觉似乎挺不错的。

被人重视,被人珍惜,自己何苦热脸贴着冷屁股?

自己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宏伟愿景,但是至少帮助刘备提升实力,也是在提高未来自己家人的安性。

有句话说得好。

早加班早放假。

或许自己先累一些,帮刘备巩固好地盘,到时候多招纳一些人才,不就可以让自己轻松了?

嗯,就这么办!

心中想着未来到底要将哪些人拐来代替自己干活,陈琛被关羽和张飞架着进了这家熟悉的青楼。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