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尘的目光放在宇文成都的身上,即使是面对十多个人一同挑战依旧是面色没有任何的波澜,甚至目光都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是在洛尘的这边多看了一眼!

“兄弟们,一起上!”

一个汉子脸上尽是冷笑之色,似乎已经看到了一千两银子在向他招手一般。

“对!一起上,只要将他逼下船只就算是我们胜了!”

说着,十多人直接跳在了一条船上,朝着宇文成都划了去,只是有一个人却是迟迟未曾动手!

洛尘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放眼望去,只见一道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汉子静静地站在河畔,看向宇文成都尽是凝重之色,他刚刚明明是站出来的,但是,看到那些人一同上之后,便顿住了脚步。

甚至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似乎羞与这些人为伍!

许久之后,洛尘收回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期待之色,或许这个汉子会给他一个惊喜!

反观河上,只见十多人刚刚近了宇文成都的身,只见其一个飞身,直接腾空而起,从天而降,一脚一个直接旋转一圈!

只有不到短短的三息时间,整个船上只剩下一道人影——宇文成都!

河畔上的那汉子瞳孔猛地一缩,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许久之后,轻声开口道:“武力怕是还要在我之上啊!”

许久之后,轻声开口道:“兄台,我欲一战!”

气质清纯美女生活照 街角随拍清新唯美迷人

宇文成都面色微讶,放眼看去,那是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的汉子,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还带着一丝兴奋之意。

“好!”

那魁梧大汉直接丢出一个十两的银锭,笑哈哈的道:“许久未曾遇到过兄台这般高人,今日怕是要出丑了!”

宇文成都顿时哈哈大笑,“自知会出丑,还敢上前,兄台也是胆气过人啊!”

那汉子哈哈一笑,不在说话,看了一眼那小船,直接飞身而起,一跃而过,脚尖在水上轻点,一跃便是十数米!

岸上的那锦衣青年也是面色微讶,诧异的开口道:“没想到这庆城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少爷,是说这汉子?”

“不错,此人的武功同样不弱,或许能与我一较高下!”

锦衣青年这般说着,但是眉宇之间带着浓浓的自信,语气也是十分的笃定,显然是对自己的眼光也是十分的自信!

“公子的意思是,这汉子可能在那人手下撑过十招?”

锦衣青年顿时摇了摇头,苦笑道:“不好说,至今为止,我还看不出那船上之人的深浅,必定不是易于之辈!”

“嘶!”

……

陆雨凝看着洛尘饶有兴趣的看着船上的战斗,忍不住开口道:“夫君为何对此人如此重视?”

洛尘淡淡一笑,轻声开口道:“哈哈!此二人皆是人中龙凤,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陆雨凝的面色微讶,诧异的朝着船上的两道身影看了一眼,久久不语!

“兄弟们,你们说,这汉子在那人手下能撑过几招?”

“不好说!”一个刚刚被踢入水中的大汉面露深沉之色,沉声开口道:“那摆渡人实力极强,而这新上船的汉子,显然也是十分的不简单!”

“那你们说,这汉子能在那摆渡人的手下撑上十招吗?”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之后,有人故作深沉的开口道:“这摆渡人能与我等博弈一二,稍占上风,实力自然是极强的,但是,这汉子也不是寻常之人,轻功极为了得,想要胜着摆渡人怕是不大可能!”

“但是在他手下撑上十招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此言一出,刚刚被踢落水的一众人脸上的羞愧之色顿时减轻了几分,似乎真的相信了宇文成都只是比他们略强!

“看到没,已经三招了,那摆渡人明显是拿那汉子没有丝毫的办法啊!”

“是啊!”一个精瘦的小子淡淡一笑,轻声开口道:“不错,说不定还真能撑上十招!”

“嘿嘿!”一个面色奸猾之人走了过来,淡淡的开口道:“兄弟们,若是这汉子当真能胜,怕是还有我们的几分功劳,若不是我们帮着消耗那摆渡人的体力,他怎能撑过十招?”

“不错!这位兄台此言有理啊!”

几个臭不要脸之辈相视一笑,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得意之色!

……

宇文成都一拳朝着那汉子的面门冲了去,凌霄顿时面色一变,身形一动,直接退出宇文成都的攻击范围!

但是宇文成都却是并不愿意就此放弃已经夺下来的的主动权,直接一个翻滚,身子紧紧地贴着凌霄冲了出去!

“嗯?”

凌霄顿时面色微变,既然甩不掉,索性一咬牙直接双手抱着宇文成都的拳头,猛地一掀。

就连宇文成都也是神色微变,没想到这汉子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也敢反击,但是也只是讶异了一下而已!

……

“依旧七招了,就差三招!”

岸上的一些看官顿时面色兴奋无比,甚至之前那落水的几位脸上更是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洛尘微微摇头,其实在这一招之上,那汉子已经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宇文成都竟然手下留情,放了他一马。

就连凌霄也是十分的诧异,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宇文成都为什么突然会对他手下留情,但是他也是没有丝毫的迟疑,抓住这个空子,再次反击。

两人你来我往大的不亦说乎!

“八招了,已经八招了,就差最后两招!”

不少人的目光放在洛尘的身上,似乎是生怕他跑了似的!

洛尘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只见宇文成都一个横扫,凌霄一跃而起,这时,宇文成都突然猛地一踏脚下的船只,嘴上轻声道:“兄台,对不住了!”

下一秒,宇文成都脚下的船只直接弹起,一下子将凌霄拍落水中。

“这……哎!就差一招啊!”

“是啊!这也太可惜了吧!”

“失之毫厘,差之千两啊!这下好了不但一分钱没有捞到,反而搭上了十两银!”

洛尘脸上露出一丝淡笑,正准备开口,只见一道人影猛地从人群中蹿出!

“威县马超,向兄台讨教一二!”

……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