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就是这个东西。”萧若水边说边把自己那个红色的钥匙玉佩拿出来,然后递给刑凤。

   刑凤伸手接过,她记得这东西,是母亲给她的,后来她给了小九。

   “确切的说,他们是来找这个的。”萧若水说道。

   “那你把这个东西送给他们,这次他们帮了我们大忙。”刑凤笑笑道。

   萧若水抿了抿唇,然后摇头,“他们要的不是这块,听浅姐姐的意思,似乎这块不是真的,还有一块跟这个一模一样,也就说我们这块是仿冒品,他们想找到真正的那块。”

   “我们这个是假的?”刑凤双眸微微睁大。

   “嗯,所以他们想知道,你手里这块是从哪里来的,它肯定是根据正品来仿制的,只要找到这块的来历,应该就能问出正品在哪里。”萧若水解释着。

   刑凤仔细回想着,无奈的说道,“恐怕我帮不上忙,你外婆也没有告诉我它的来历,刑家又部被灭门,至于你外婆家那边的亲戚,说不定可以去打听打听,就是怕他们可能也不知道。”

   萧若水听到这里,脸上是郁闷的表情,“浅姐姐他们这次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如果可以,我想帮她找到这块玉佩的正品在哪里。”

   “好,我们一起去你外婆家族那边打听打听,明天就去。”刑凤轻笑道。

   这个忙,她们是应该帮的。

   “明天?你的身体行吗?”萧昱担忧道。

   清新美妞惹火翘臀

   刑凤冲他温婉一笑,“我现在身体很好,比以前还好,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就是躺太久,一时间苏醒有些不习惯,多活动活动就好。”

   萧昱听她这样说便放了心。

   “那行,你和小九陪南宫姑娘他们去找玉佩,我去收拾那些不安份的部落。”萧昱气势威严的冷冷道。

   这次他必定要将他们部擒住,看他们还敢不敢闹事。

   “你别太急,好好计划一番再行动,这次暴动的部落里有很强的人,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当中有人懂那些歪门邪道的黑暗巫术。”刑凤神情凝重的说。

   “黑暗巫术?”萧昱皱了皱眉头。

   “没错,所以你现在先不要主动攻击,只要让他们没法再前进就行,等我和小九回来后,我们好好商量后再行动。”刑凤看着他严肃的说道。

   她是怕他到时候出什么意外。

   她这次是幸运,才得贵人相助捡回一条命。

   萧昱思考片刻过后,说道,“好,我这边先准备,等你回来后,我们好好商量过后再行动。”

   刑凤听他这样说,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傍晚的时候,萧若水和刑凤一起去找南宫浅和战无极。

   南宫浅在看到刑凤时,立刻起身,没想到她竟然直接过来了。

   “南宫姑娘,你的事,小九都已经跟我说了,这块玉佩是我母亲给的,不过我母亲已经过世,现在只能去我母亲家族看看有没有人会知道,要是没有人知道,恐怕这件事我也帮不上忙。”

   刑凤有些歉意的说,毕竟她也很想帮她。

   南宫浅没想到她竟然也不知道,不过这个情况她已经预料过,所以也没有什么失望。

   “妖后不用自责,就算没有结果,我们也不会怪你们。”南宫浅脸上是明媚的笑容,她不希望对方有压力。

   “我们会尽力打听的。”

   “我们夫妻跟你们一起去吧,这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南宫浅提议着。

   “行,不过南宫姑娘应该是孕妇吧,这样跑来跑去行吗?”刑凤毕竟是过来人,所以南宫浅有孕在身,她还是看得出来。

   南宫浅没想到她的眼力这么好,竟然看出了她有孕在身。

   “没事,我已经习惯。”

   “你还是注意点比较好。”刑凤提醒她,毕竟她是过来人。

   当初怀小九的时候,差点就失去她。

   所以她出生后,她特别宠她。

   南宫浅点点头,她会注意的,毕竟这个孩子对她和无极很重要,她绝对不会让它出什么事。

   “咦,无极哥哥呢?”萧若水朝院子里张望一番,并没有看到战无极。

   南宫浅眨眨眼笑道,“我想特别吃一些东西,便让他出去买了。”

   说完,她微有些尴尬。

   “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是男人应该做的,想当初我怀小九的,某天半夜醒来特别想吃辣的东西,萧昱还是立刻出去给我买,后来好几次,他都去了。”刑凤似想到什么美好的过去,脸上是幸福的笑意。

   女人这一生选对男人最重要。

   “妖后看起来很幸福。”南宫浅笑笑道,只是她心里有些疑惑,她为什么会嫁给有过别的女人的妖帝。

   毕竟那两个公主不是妖后生的。

   “我现在的确很幸福,女人怀孕是最辛苦的,所以你想吃什么直接指使他去买,毕竟你要为他怀胎十月。”刑凤笑意盈盈道。

   “嗯,我知道啦。”

   “对了,你是喜欢吃酸,还是喜欢吃辣的?”刑凤笑问道。

   南宫浅仔细想了想说道,“酸辣都喜欢吃,有时候特别想吃辣的,有时候又特别想吃酸的。”

   刚刚她就是很想吃酸的,实在是忍不住,才让无极出去买的。

   刑凤眼睛亮了亮,然后看向她的肚子笑道,“你该不会怀的龙凤胎吧?我当初怀言瑾时,特别是喜欢酸的,怀小九时口味特重,喜欢辣的,你两样都喜欢,还真的有可能。”

   南宫浅眨眨眼,伸手摸着肚子,难道她怀的真是两个?

   其实之前她自己也隐约感觉好像有两个生命波动。

   只是她现在也不太敢确定。

   现在听妖后这样一说,似乎还真的有可能。

   “哇,龙凤胎,好厉害啊,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萧若水双眸冒光,毕竟这种似乎挺少的。

   “这是你的福气,一次生俩也好,这样就不用怀孕两次,毕竟怀孕挺辛苦的。”刑凤笑笑道。

   “我也希望是龙凤胎。”南宫浅摸着肚子激动的笑。

   这样简直太好了!..

   儿女都有。

   战无极上街后,买了很多南宫浅指定要吃的东西,然后快速朝宫殿走去。

   “公子,你怎么在街上?”萧芷晴突然出现在战无极面前,脸上带着柔美的笑容。

   战无极看了看她,迈步就走,周身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寒意。

   萧芷晴见状,立刻跟了上去,看着他手里提着的东西,笑道,“你出来是为了买吃的?你想吃什么,告诉我一声,我可以让厨房给你做。”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