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豪看了他一眼,眉头紧蹙。

如果让他说这一次行动失败的总结,他会说,都是儿女情长误了事。

倘若昨天宿均没有阻止乐豪的话,他们会成功的。

那会墨七七昏迷,墨湛的手下都在楼下,正是动手的好机会。

可惜……

叹息了一声,乐豪面无表情道,“回去!”

身后的手下,“……”

真回去?

那这不是白跑一趟了?

看得出,除了宿均一人,其他的人都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容裳眸光悠悠,实则眸底闪过危险的光芒。

“你没事吧?”

岂会忘记你

她抬起头看向墨湛的脸,又在悄无声息之间和他换了位置。

不过,墨湛的身手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能打得过的。

刚刚他一人对付那么多人,也就嘴角那一处被人揍了一拳,留下一处淤青。

伸手搂过她的腰肢,墨湛抿嘴淡淡的应了声,“没事。”

停顿一两秒,他抬起眼眸,犀利的目光所到之处,是宿均。

此时他已经缓过劲,领着身后的手下准备离开。

只不过,那依旧炽热的目光在他转身之际朝着容裳看了过来。

“以后,我不会再踏入兰城半步。”

声线性感蛊惑,男人对着容裳说这句话的时候,意外的,竟没有半分怂包的样子,反倒是格外的深情。

当然,不来兰城不是因为他怕她,而是因为……

“这是我今天在这里给你的承诺。”

他向来赢得起也输得起。

既然今天技不如人,也没本事带她回基地。

那往后,他将彻底退出兰城,不会再打扰她半分。

可是……这番话的重量如此的重,只怕他的手下不依啊。

容裳淡淡的轻笑了声,深沉的目光朝着乐豪那帮人看了过去。

此时他们个个目光犀利警惕,精神具备。

容裳一脸若有所思,“好啊,那我希望你——”

话,并没有说完,乐豪已经举起了麻醉木仓冲着她开了一木仓。

就在那一刹那,腰间一紧,墨湛突然搂了上来跟她换了位置。

麻醉剂打进他的后背,才延迟了不过三两秒的时间,墨湛已经在容裳的面前阖上眼眸倒了下去。

瞳孔一缩,容裳眉头一蹙,“墨湛!”

“快,把墨七七给我抓过来!”

前方,乐豪带着戾气的声音响起,刹那,二三十把麻醉木仓同时举了起来。

空中传来细微的声响,不过一会的时间,容裳身侧的手下已经倒下了好几个。

见此情形,宿均脸色骤变,他侧身一抬脚立即将乐豪给踹了出去。

“都给我住手!”

他前面才说不会动她一分一毫,现在他们就明目张胆的说要抓她回去,打的是谁的脸呢!!

“老大,错过这一次机会,以后再想抓墨七七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啊。”有人忍不住抱怨了一声,还希望宿均能想通。

结果某男人一回头来,目光阴鸷犀利,“我说过了,现在回去,从今往后不许再踏入兰城半步。”

“老大!”

周边的抱怨声纷纷,乐豪更甚,他抓过刚刚掉在地上的麻醉木仓起了身,再度冲着容裳站的方向开了一木仓。

而这次,木仓响,眼前的人儿已消失。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