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海名都后面。

一个小公园中。

一个身穿黑色忍者服,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的男子站在树林边,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让人感觉就仿佛暗夜中的幽灵一般,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就算是从身边路过,恐怕也不会看到黑色男子。

但是张天师并不是一般人。

张天师在落地的一瞬间,目光便落在了那道黑色的身形上。

“东瀛人?”

在看清楚男子的身形的一刻,张天师的眼里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刚才那道强大的气息的主人,竟然是一个东瀛人?

而且这个东瀛人,似乎是故意停留在这里等待他的?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阁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张天师吧。”

黑色忍者服的男子缓缓地转过头来。

他说的是华夏语,而且是字正腔圆,发音没有一点儿瑕玼的华夏语。

制服美女性感写真

“嗯?”

张天师的眼眸,微微收缩了一下。

这字正腔圆的发音说明眼前这个人,要不就是假东瀛人,要不就是对华夏文化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的东瀛人。

不论是哪一点,都在说明了一点,他和李文龙他们之前猜测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了,鬼门现在的大本营真的在东瀛国,而且真的可能和东瀛国那边,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太好的消息。

这个世界上,可能再没有人比他这个致力于追杀鬼门一辈子的人,对鬼门的底蕴了解更深刻的了,鬼门之中,有很多的武道典籍,都是来自于华夏国武道界,是来自于华夏国很多武道门派和世家的秘传之技!

甚至还有一些是连华夏国那些武道门派和世家都已经失传的典籍!

这些典籍,如果部传到了东瀛,在东瀛流传了开来的话,那么会给东瀛国制造出多少高手?会给华夏国会带来多大的灾难?

“看来应该是了。”

男子看着张天师的神情,微微一笑。

“你很大胆。”

张天师缓缓地道,“东瀛人,燕京城,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说话的时候,张

天师的目光之中,射出了一缕冷厉的寒芒。

“久闻张天师剑法无双,鄙人恰好也练习剑道,对剑道有一点理解,今日有幸得遇,还请赐教!”

男子并没有被张天师眼眸中的寒芒所震慑到,甚至就仿佛没有感受到张天师眼里的冷厉之色一般,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缓缓地抽出了他一直别在腰上的长剑。

这是一柄真正的长剑,剑身很长。

但是这柄剑很薄,很软,薄得就仿佛一根腰带一般。

所以,虽然男子的身高并不高,但他还是很轻松地就把一米多长的剑拔了出来。

张天师的目光看着前面的男子,眼里的神情微微凝了起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正如男子所说,张天师是真正的顶尖的剑法高手,甚至毫不客气地说,是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的高手。

张天师对于剑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

在看到男子手里抽出的剑身的一刻,他便知道这并不是一把普通的剑,这剑的剑身,材料,绝对是军用的特殊材料打磨而成的。

但让他感到心神凝重的,并不是这柄剑。

剑,只是利器。

再好的剑,也需要看用他的人是谁,只有足够的实力的人,才能够将宝剑的威力发挥出来。

让他凝重的,是这个握剑的男子。

虽然到目前为止,男子还并没有出剑,甚至这个男子握剑的姿势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笨,丝毫没有那些影视屏幕上的那些剑道高手的那种潇洒的样子。

但是他明显感觉到,在拔出剑的一刻,男子的气势变了。

男子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了剑意!

这说明,这个男子在剑道上的造诣,是真的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的!

并不是谁都能够产生剑意的,只有达到了足够的高度,才能够产生剑意!

“如你所愿!”

张天师当然不会畏惧和退缩。

在他的字典之中,从来没有畏惧和退缩这两个字。

不要说只是感受到这个男子的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剑意,只是隐隐觉得这个男子的剑道实力

可能不弱,就算是真正确定了这个家伙是一个剑道高手,剑道的实力非常的强悍,张天师也不会退缩。

恰恰相反,越是知道对方的实力强悍,只会越激发他的战斗**。

从年轻时候起,张天师就是一个极度喜欢挑战的人!

这一个特性,并没有因为他的年纪越来越大,而有所减弱。

甚至随着他的实力越来越强,随着他的内心越来越骄傲,他的这种挑战**也变得越来越强了!

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张天师的身上的气势,已经开始飙升了起来,他的一道拂尘,也已经向着男子挥了出去。

“果然不愧是张天师,就是痛快!”

看着张天师的拂尘挥来,感受着那一道拂尘中所蕴含的凌厉的剑意,男子的眼眸变得明亮了起来。

他的身上的气势也骤然变得强盛了起来。

他的手中的长剑,直接便向着拂尘,削了过去。

凌厉的剑意,丝毫不弱于张天师的拂尘,甚至似乎比张天师的拂尘中的剑意更为霸道,似乎要直接将张天师的拂尘给削掉!

“叮!”

拂尘和长剑,直接迅速地撞击了一下,然后便又迅速地分离开来。

张天师的拂尘没有把长剑击开,男子的长剑也没有将张天师的拂尘削掉。

张天师的眼眸之中,燃起了一抹逼人的寒芒。

男子的眼眸之中,也同样燃起了炽热的光芒。

毫无疑问,刚才那一下,就是试探。

张天师在试探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也同样在试探张天师的实力。

经过刚才的那一瞬间的试探,两人都确定了,对方的剑道确实很强,面对着难得的对手,两人的内心都燃起无比强烈的斗志。

两人的气势,几乎同时再次飙升。

两人的身形,几乎同时移动。

张天师的拂尘在骤然之间真正地化为了一柄长剑,一柄散发着森冷而凌厉的光芒的细细的长剑。

在细细的长剑出现的一瞬间,便笔直地向着男子刺了出去。

那个黑衣男子的长剑,也同样狠狠地凌厉地向着张天师挥了出去。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