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黄澄澄的鸡块夹杂着白白的蘑菇,馋的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几个孩子更是不断的吸鼻子。

尝了一下味道,刚刚好,姜暖先给孩子们装出一小碗,把剩下的装进一个陶盆中放在蒸饭的锅里温。

“娘,我会做鱼,鱼我来做吧。”谢氏殷勤地开口,生怕累着姜暖。

“不用,”姜暖笑着拒绝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歇着吧。”

说话间,姜暖的动作并没有停,把腌好的鱼撒上姜丝放锅里蒸。

黄小四他们抓得鱼,大多是巴掌大的鲫鱼,这种野生鲫鱼刺多,味道却极好,特别鲜。

又一次被拒绝,谢氏跟个孩子似的紧紧的跟在姜暖后面,非常有眼色的递水递抹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等姜暖回过神看到她眼巴巴的小眼神,噗嗤一笑,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儿媳妇真是可爱!

突然,一个想法掠过她的脑袋,“老二媳妇,你做姑娘的闺名叫什么?”

“娘,我没名字,再家里排行老三,家里人都叫我三娘。”

窗前跳芭蕾的美丽女孩图片

听到这话,姜暖脸上的笑更浓了几分,“娘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

“娘要给我起名?”谢氏一脸惊讶,随即笑颜如花,“太好了,我一直都想要一个自己的名字。”

“娇云光占岫,健水鸣分溪,谢娇怎么样?”

谢氏脸圆圆的,骨架也很小,娇娇软软的特别讨人喜欢。

姜暖觉得这个字尤其适合她。

“谢娇,”谢氏低喃重复一路,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娘,我喜欢这个名字。”

“喜欢就好,”姜暖解释,“娇有美好可爱之意,这个字极其适合女儿家,尤其是又软又糯的姑娘,配你刚刚好。”

姜暖原本打算取双字:云娇。想了想还是只取了个单字,虽然普通点,胜在顺口又好记,不会显得鹤立鸡群。

“娘,我也想要个名字。”小五委屈地开口。

她娘居然忘记了她亲闺女,先给二嫂起名字,不开心!

“小五也想要名字啊,”姜暖想了想开口,“娘给你取名黄秀,意为聪明灵巧,怎么样?”

“我确实很聪明,”小五故作成熟的点点头,“行吧,我以后就叫黄秀。”

“娘,”谢氏讨好地看着姜暖,“大丫二丫的名字还没取呢~”

“她们俩太小了,不急,三岁过后再取名。”

看谢氏和小五得了名字,王氏也心急了,但,不好意思开口要,眼巴巴地看着姜暖,像个讨糖吃的小孩。

“老大媳妇,”姜暖看到这一幕,笑盈盈地开口,“娘给你取名王慧怎么样?聪慧的意思。”

她这个儿媳妇,虽然性子柔和却是个有成算的,这个名字特别适合她。

“名字很好听,儿媳谢谢娘。”王氏说完,羞怯地低下头。

得了名字的三人各个欢天喜地,大牛二牛也想要自己名字,双眸直直地盯着姜暖,一眨不眨。

但是,姜暖却不打算现在就给他们取。

女孩的名字随便点没事,看王氏嫁人都还没有名字就知道多不受重视,男丁不同,这里面忌讳太多,没了解情况的姜暖并不敢随意取。

到底是自己孙子,该安抚还是安抚,捏了捏两人滑滑的小脸蛋开口,“大牛二牛,等奶奶想到特别好的名字再给你们取。”

“奶奶,你快点想呀,我也想要好听的名字。”二牛奶声奶气地开口。

他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好听,看到王氏和谢氏高兴,就觉得是好东西。

“行,奶奶答应二牛尽快。”

把两个孙子安抚好,姜暖终于想到自己的鱼,掀开锅盖,用筷子插了插,“鱼熟了,等老大老二回来,就能吃饭了。”

说着,摘下身上的围裙,准备洗手。

见状,谢氏特别有眼色的把水盆端过来,“娘,洗手。”

“我还没老到腿脚不能动的程度。”姜暖有些无奈。

被这群人继续惯下去,她早晚成为自己鄙视的那种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三观不正的人。

三十六岁的寡妇,虽然在古代已经属于中老年人,可姜暖觉得自己还年轻。

等过段日子养的白白嫩嫩好生打扮一下,绝对力压黄家口村花。

“儿媳知道娘还年轻,”谢氏笑眯眯地解释,“娘做饭那么辛苦,儿媳只想让娘轻松一点。”

自己的活被谢氏抢走,王氏很不开心,虽然没有说话,嘴巴却抿的紧紧的。

“好儿媳,”看着谢氏,姜暖发现自己起错了名字,“要不你改成谢糖吧,太甜了,为娘有些招架不住。”

“娘~”谢氏被说

的羞红了脸,“儿媳不要~”

谢糖,听起来怪怪的,哪有谢娇好听啊。

姜暖想了想,也觉得不改更好。

说话间,黄老大回来了,还没进院就听到阵阵私语,他心里非常好奇,“娘,你们在说什么呢?”

“老大回来了,”姜暖往外看了看,“快过来喝碗姜汤暖暖身子,你媳妇下午煮的,特意给你留的。”

这直白的话,让王氏羞红了脸,借着盛姜汤离开了。

“好香啊,”黄老大嗅了嗅鼻子,一脸陶醉,“娘,晚饭做了什么,我怎么闻到了肉味?”

说完,黄老大连忙摇摇头,他觉得自己太馋肉了才会出现这种错觉。

他们家,去年过年都没吃饺子,现在不年不节的,怎么可能会有肉。

“鼻子真灵!”姜暖嘴角抽搐。

黄老大在院子距离厨房十米远,饭菜都在锅里温着,盖的严严实实,这样都能闻到肉味,厉害!

“大哥,”谢氏解释,“今儿做了鸡和鱼,娘亲自下厨做的。”

说话间,谢氏佩服的看了一眼姜暖。

没出嫁前就听说婆婆识文断字,又勤快能干,做的一手好活计,家里地里样样都能抓,她以前还不相信有比自己还能干的人。

特别是自嫁进黄家,婆婆身体不好,吃个饭都要人伺候,她的疑心更是增了几分。

现在才发现确实是自己小肚鸡肠了。

“娘做的?”黄老大惊讶地张大嘴巴,“娘今天居然做饭了。”

他居然有幸尝到娘的手艺,幸福来的太突然,黄老大脑袋有点晕。

最新网址:.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