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这样一个生产力极端落后的原始社会,那些巨人土著们想要“吃饱”是不太可能的。因此在肚子里有了些食儿之后,他们基本上就是休息养膘了,没谁会去做运动减肥。

而且,还不到晚上的时候,巨人土著们就已经准备睡觉了,毕竟也没什么别的娱乐项目。

其实,别说是巨人土著们了,就连更文明先进的修道世界那边,绝大多数人也都是天擦黑就准备睡了。也只有那些官员和商人们,才会有能力和机会在夜间时分,去那些青楼楚馆消遣娱乐一下。

所谓的“夜生活”,包括宅在家里熬夜甚至通宵的,大概也就只有科技世界的人才能享受到。不管像是去酒吧、去唱歌、去吃烧烤,还是就在家里上网打游戏,富人有富人的夜生活,穷人也有穷人的消遣。

这个巨人土著的部落,连语言和文字都还没有成型,晚上想看看书都没有机会,除了造人也就只有睡觉了。

巨人土著们还不会搭房子,因此居住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山洞。这个无比巨大,当然是以“正常人”的角度来看的,换成这些巨人也就勉强够挡风遮雨而已。

天刚擦黑,巨人土著们就已经都到了山洞,而后有几个强壮的巨人搬来粗大的圆木,将那洞口遮挡了起来。他们只是体型高大了一些,也和“正常人”一样会怕睡觉的时候,有什么野兽或毒蛇之类的跑进来。

随着天色进一步转黑,由于没有篝火的存在,山洞里几乎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了。与此同时,一些正当年的巨人土著们,开始了夜上唯一的娱乐活动,开始为创造新的生命而努力了。

好在,叶赞这边选中的目标,是一位老人和一位少年,此时到是都已经入睡了。

那位老人,躺在靠近洞口的位置,地上几乎什么都没有铺,只是清理掉了硌人的“石子”而已。他睡在洞口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有什么猛兽从外面冲进来的话,可以替部落中的其它人“挡劫”。这听起来有些残忍,但如果不是还有这样的作用,恐怕他分到的食物将会更少。

别说什么尊老爱幼,一个连语言和文字都还没有成型的族群,现在也只能算是一伙群居动物而已。古华国有句话,叫“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些巨人土著还远没到那个程度呢。

“嗯,这是什么地方?”老人入睡不久,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不禁好奇且又担心四处打量。而他的疑问,并不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只不过是心中所思所想而已。毕竟,哪怕没有规范的语言,他也能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总会有想要表达的意思。

清纯美女纤纤玉指头发塞耳后慵懒唯美私房照

老人打量着周围,发现自己所在的奇怪地方,看起来有点像是居住的山洞,但是与山洞又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平常所熟知的山洞,一来是往往都偏向于圆,二来里边总会有突出的石头之类的。可是现在,他眼中看到的这个山洞,不光看上去是四四方方的,而且也洞壁也都很规整甚至是光滑。

打量片刻之后,老人感觉似乎没什么危险,这才壮着胆子开始在四处走动,想要进一步的了解这个奇怪的山洞。他来到了一面“洞壁”前,发现这光滑的洞壁上其实是有东西的,那是一道道划痕组成了一个个奇怪图形。

虽然,巨人土著们没有文字,但多少还是有了一些记事的本能,或者也可以说是文字的萌牙。只不过,他们往往都是按照自己想法,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去划,结果记下的东西以后自己都未必能看懂。

而现在,面对这个洞壁上的“图形”,尽管之前完都没有看过,但老人却在第一眼看到时就读懂了。

“这些……原来这个图形是这个意思……那个图形可以表达那个意思……”老人十分仔细的,看着墙上的那些图形,越看越是感到兴奋。他原本满心的想法无从表达,如今终于是有了一个表达的途径,只觉得心中无比畅快。

而在的同时,老人也突破想起来,如果自己记下这些图形,以后不就可以来记录一些东西了吗?虽然,部落的生存条件很恶劣,平常也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但终归会有一些东西是值得记录下来的。

于是,老人在了所有图形之后,又回过头来从最开始,一个图形一个图形的摸了过去。他这一回的就非常仔细了,每一个图案都是用手摸上很多遍,让自己能够记下如何去划出这样的图形。

实际上,在林家姐弟的操控下,这老人就算现在从梦中醒来,这些文字也依然能够清晰的记下。但是,老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中受人引导,自然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记下这些东西。因此,为了不错过这样的机会,老人没有半点偷懒的打算,就在那边笨笨的一个个的摸来摸去的学习。

再说另一边,那个被叶赞等人选中的巨人少年,睡觉的地方倒是比老人要好了很多。毕竟,哪怕是原始人,也知道孩子关系到部落的繁衍。因此,就算不把孩子捧到手心,他们也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给孩子们一些“优待”。

这个少年,不光是睡在洞的里边,而且身下还铺着几块兽皮,要比老人那里舒适了许多。

此时,少年也同样进入了梦境,不过看到的东西与老人的不同。少年的这个梦境,就像回到了部落的白天,他身处在部落居住的山洞前。少年也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就是如往常一样企盼着打猎的人们回来,同时无聊的打量着四周,想要寻些有趣的东西来玩。

然后,少年看到了地上,有一块看上去黑黑的石头,也不知为什么就伸手捡了起来。他拿着这块石头,稍稍用力的在旁边的岩石上敲了一下,顿时就看到四溅的火星。有一些火星,落到了一些枯草当中,很快就升起了缕缕青烟,并且有火苗冒了出来。

其实,如果是在现实中,这少年要是看到这样的景象,第一个本能就是丢掉石头,跑去找部落里的大人们求救。毕竟,他们还不会使用火,就和其它野兽一样,对火也有着相当的恐惧感。

但是在梦里,这少年与其说是在做这些事,倒不如说是在旁观着事情的发生。或者说,梦里的他并不是他,至少不是那个白天清醒时会做所有正常反应的他。

因此,少年在看到枯草燃起火焰之后,不但没有慌张的跑去找大人,反而还“灵机一动”的去捡了些树枝,一点点的添到了那堆枯草中。而且,他添柴的做法,一点都没有初学者的样子,没有犯任何初学者的错误,让那火焰很顺利的越烧越大。

在火焰烧起来之后,少年更是跑去搬来了一些石头,将那堆火围在了当中,形成了一个看上去颇为粗糙的石炉。

炉子有了,究竟可以用来做什么呢?少年站在那里,一边不时的添些柴进去,一边打量四周寻找着“灵感”。很快,他看到的不远处,有一块看上去很“薄”的石板,似乎拿过来正适合盖在火炉上。

于是,少年丢下手中的柴火,跑过去将那石板搬了过来,果然正好盖在了那炉子上边。随着火焰的不断舔舐石板底面,石板上面也很快被烧得十分炙热了。而少年也很“聪明”,立刻就知道那石板不能用手去摸,但是可以用来放一些食物。

梦境是没有逻辑可言的!刚才,少年还在洞口期盼着打猎的大人回来,这时却已经到了分发食物的时候了。于是,少年手里边,多出了一块血淋淋的兽肉,随后被放在了那烧热的石板上。

“嘶啦啦”的声响,伴随着烤肉的香气,让等在炉子边的少年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少年用捡来的木柴,挑了挑石板上的兽肉,让那块兽肉的另一面被石板烤熟。第一次烤肉的少年,很有“经验”的看出了烤肉可以吃了,拿用木棍将烤肉挑了起来。

“太好吃啦!”少年咬下一块肉,发现这烤熟的肉,要比平时生吃的好吃太多了。

一位老人,一位少年,各自做着不同的梦。老人在梦中学着文字,同时也在不觉中学会了语言。而少年则是学会了生火,学会了用火去烧烤食物,并且知道了熟食的美味。

由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十分庞大,就连土著们都有着庞大的身躯。因此,对火的使用,在这里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毕竟,这些巨人如果用“正常人”的篝火,就像是一个大汉去穿针引线,也没办法烧烤食物。但是,他们要是用适合自己体型的“篝火”,却又面临火势难以控制的问题。

毕竟,十几丈高的巨人,要是同比例放大一堆篝火,那就像是把巴黎圣母院给点着了,怎么可能用来烧烤食物。但是,就像这个少年所做的,只要把火围起来,在火与食物之间有一个过渡之物,就可以用来烧烤食物了。

不要小看这只是多了一块石板!如果没有叶赞这边的引导,就让这些巨人们去自己想,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到,用这样的方式来利用火的力量呢。

天亮了,山洞中的巨人们纷纷醒来了,洞口的老人与洞内的少年,也都各自从地上坐了起来。只不过,两人在坐起身之后,却都是仿佛陷入了沉思一般,都在回忆着各自在梦中的经验。

“我知道要如何记录了!我昨晚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在那里学会了如何记录,相信那一定是天神的恩赐!”老人在回忆梦境之后,发现自己清晰记得梦中的一切,这才用部落中的语言,高声向众人说道。

如果,老人仅仅是说学会了文字,恐怕部落中的那些人未必会理他。但是,老人提到了天神,将学会文字说成了天神的恩赐。这一下,部落中的众人就没办法视而不见了。

没错,巨人也敬畏神灵!

敬畏神灵,并不一定要见过神灵,人们的很多对于神灵的敬畏,实际上是来自于自己的无法理解。就比如说,他们无法理解,天上为什么要打雷下雨,于是就会把打雷下雨当成是神的力量。

而这些巨人土著,虽然体型要比“正常人”庞大了许多,但实际上也并没有所谓的“超凡力量”。因此,他们面对一些自然现象,也同样会因难以理解而畏惧,并且将之归结为神灵的力量。

“你说什么,天神的恩赐?”部落的首领走了出来,来到老人面前询问道。

“是的,你们来看……这样这样,这是一个‘羊’,我们昨天猎到一头羊,用这个图案就可以记下来。还有,这是一个‘果’,我们之前发现的那片果林,就可以用这个图案来记录。”老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捡起块石头,就在身边的洞壁上划了起来。

尽管,由于洞壁的凹凸不平,老人划出来的图案并不好看,但起码还是让众人看出了一些模样。

其实,对于这个部落,记录还没有太大的用途,毕竟值得记下来的事情并不多。但是,这“图案”是天神的恩赐,哪怕是没有一点用处,部落中的人们也不敢有所轻视。

至于,老人是不是在说谎,部落中的人们也没有谁去怀疑。这个时候,人们还没有觉醒说谎的“天赋”,因此也没有人去怀疑别人是不是说谎。

曾经有一部影片,说的是一个没有谎言的世界,有一个人突然学会了说谎,并且开始靠着说谎混得风生水起。

那部影片,可能有一层意思,是类似于一个寓言,让人们知道说谎的坏处,告诫人们要诚实之类的。但是,也可能还有一层深意,就是暗指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之所以战胜了其它同类,就是因为人类是那个说谎的人。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