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狂弃少最新章节!

苏昊拎着六皇子九公主悠然走入皇城,只见正前方的宏伟宫阙已被乌弥皇朝强者重重拱卫。

宫阙前。

乌弥皇朝当代皇主乌弥瀚凝视苏昊,阴沉着脸,大声道:“小子,敢不敢报出的姓名和师门?”

“苏昊。”

在苏昊看来,剑符宗不算他的师门,所以只报出真名。

“无名之辈,也敢来这里撒野。”

一位皇族强者出言鄙夷苏昊。

“放了朕一双儿女,跪下认错,朕免一死!”乌弥瀚面对高深莫测的苏昊,不失霸气,极为自信。

乌弥皇朝与北俱芦洲第一宗门鸿蒙宗渊源极深。

这便是乌弥瀚底气所在。

区区一毛头小子,即便能与王境强者争锋,在这里也掀不起多大波澜。

大眼萝莉乖巧逛超市明丽动人跟拍

乌弥瀚如此想。

“跪下!”

乌弥瀚的叔叔,有望突破王境的乌弥拓凶巴巴吼苏昊,吼声震动整座皇城,修为较弱的男女,神魂颤栗,面色惨白。

两名内侍为乌弥瀚搬来龙椅。

头戴通天冠身着金袍的乌弥瀚缓缓落座,尽显帝王风范。

苏昊冷眼凝视高高在上的乌弥瀚,道:“这对子女肆意妄为,冒犯我,原本我只是想让这当爹的赔礼道歉,好好管教子女,以后别再作死,可们的表现,太令我失望。”

“失望?算什么东西?再不跪下,本王让生不如死。”乌弥拓牛掰哄哄藐视苏昊。

“也配称王?”

苏昊这话令乌弥拓面红耳赤。

在神域,王境强者才是真正的王。

苏昊不等恼羞成怒的乌弥拓爆发,挥臂扔出六皇子、九公主,道:“今夜之后,北俱芦洲再无乌弥皇朝。”

两名神将境强者跃起,想接住六皇子、九公主,可他俩的手堪堪触及六皇子九公主,如遭重击,张嘴吐血。

六皇子、九公主、两名神将境强者摔在乌弥瀚面前。

“说没,就能没?以为是至尊?!”

乌弥拓要爆发。

十几个身影带着强大气息,降临皇城,距大殿屋顶十余丈停住,傲立于虚空中,威慑场。

“是老皇主!”

“皇祖……”

乌弥皇朝强者以及皇族成员纷纷下跪叩拜。

“父皇……”

乌弥瀚也跪下,毕恭毕敬。

“都起来吧。”

乌弥国上一代皇主乌弥羽面无表情说话,冰冷目光锁定形单影只的苏昊,道:“好大的胆子。”

苏昊仰脸,与乌弥羽对视。

乌弥羽两侧,各站着鸿蒙宗六位王境强者,其中几位王境强者瞧清楚苏昊的脸,心惊肉跳。

“皇祖,这狂徒毫无来由击杀我和皇兄的扈从,挟持着我们,强闯皇城,杀伤无数。”口鼻溢血费力叩首的九昭宁公主,说到最后泣不成声,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莫哭,皇祖为做主。”

乌弥羽见不得最疼爱的孙女受委屈,杀机毕露,喝令随他而来的王境强者“先给我废掉这小畜生的修为!”

“乌弥长老……不可……”

“为何不可?”

乌弥羽诧异瞅出言反对他的汉子。

“正是这小子在剑符宗杀死咱们宗主,击溃六大宗门五百多位王境强者。”汉子传音道出实情,心有余悸。

“什么?”

乌弥羽失声,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跪地叩拜乌弥羽的男女察觉不对劲儿,下意识瞧以乌弥羽为首的一众王境强者。

“怎么不动?”

苏昊冷笑问乌弥羽。

乌弥羽语塞,掩饰不住内心的惶恐。

“们不动,那我动。”

苏昊锋芒毕露,威压瞬间充斥天地间,鸿蒙宗一众王境强者遍体生寒,其他修行者更是站都站不住,扑倒在地。

昭宁公主难以置信瞪大眼,盯着苏昊,极为意外,极为震惊,艰难开口问苏昊“到底是……”

“鸿蒙宗的宗主,便是我所杀。”

苏昊这话震颤人心。

鸿蒙宗的宗主怎么死的,乌弥皇朝权贵当然清楚。

六皇子吓尿。

九公主,也就是昭宁公主,吓晕过去。

嗷!

突兀叫声传来。

苏昊皱眉,纳闷儿什么凶兽发出的吼声,居然搞得他心神不宁。

天空中,黑云翻涌,电闪雷鸣,一条金色巨龙冲破云层,从高空冲下,龙颈上,一老者盘膝打坐。

有人驾驭真龙。

苏昊皱眉,有些意外。

须弥皇朝权贵惊呆。

真龙,传说中的神兽,出现在乌弥城上空,谁能保持淡定?

“传说是真的!”

一位王境强者呢喃。

鸿蒙宗祖师降服过金龙,这便是这位神王所谓的传说。

在龙颈上打坐的老者并非鸿蒙宗祖师,而是已故鸿蒙宗主的师叔祖,鸿蒙宗硕果仅存的大能。

大能,指一只脚迈入至尊境的强者。

“小畜生,今日必死!”

大能怒喝苏昊。

“是吗?”

苏昊说话间冲上虚空,迎击金龙。

嗡!

虚空剧颤。

苏昊施展破碎虚空。

纵横交错的虚空裂隙割开金龙鳞甲,且迫使坐在龙颈上的老家伙闪避,远离金龙。

嗷!

受伤的金龙狂吼,冲向苏昊。

苏昊不闪不避,抓住金龙上下颚,赤手搏龙。

偌大乌弥城,无数人被这一幕震撼,瞠目结舌,最令旁观者不可思议的是,苏昊竟把金龙顶入电光交织的黑云中。

翻涌的黑云,交织的闪电,使地面上观战的各路强者很难瞧清楚战况。

是金龙撕碎苏昊,还是苏昊屠龙?

人们心里没底。

鸿蒙宗的强者,包括先前驾驭金龙的老家伙,都显得紧张,要是苏昊屠了金龙,乌弥皇朝乃至鸿蒙宗凶多吉少。

人与龙冲入黑云中便没了动静。

无数旁观的强者屏气凝神盯着遮住天空的厚重云层,盯了许久,既没看到苏昊,也没看到金龙。

乌弥羽忍不住以神识感知战况,却遭反噬,吐血,并从空中坠落,摔在地上。

其实,苏昊、金龙消失不过几十秒,可旁观者度秒如年,就在他们备受煎熬之际,金龙冲出云层。

苏昊骑在金龙脖颈上,一手抓龙颈处的鬃毛,另一只手握着龙骨枪,显然已驯服胯下这条金龙。

“这不可能……”

鸿蒙宗大能不信苏昊降服真龙。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