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后,梁宁在《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和操作系统的往事》中写道:

就像十多年前,只要搞定知识版权问题,选择技术路线,找会干的人,投入干,cpu\芯片就能够做出来。搞不定的依然是操作系统。

这句话,很多人都印象深刻。

但是在这句话之后,还有一个句子注意到的人却很少,那就是:差距大的,依旧是生态!

什么是生态?

用现在的话说:美团是保姆、滴滴是司机、微信的秘书、淘*是商场…….如果没有这些应用,就算操作系统再流畅、再迅速,也没有人会需要它。

这就是生态。

生态,何等重要,以至于ibm尝试过、摩托罗拉努力过、sun奋斗过、甚至连intel都想摆脱wintel联盟,结果呢?几百亿美金花出去了,徒劳无功!(pc系统,非服务器)

(在这里要说明一下,cpu的isa(指令集)是软件生态系统的基础;反过来说,cpu的发展同样需要软件生态系统的支持。)

……

在经济学中有个名词称为”路径依赖“,它类似於物理学中的“惯性“:一旦选择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这个词放在铁轨身上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标准轨由最先使用铁路的英国提出,最初的设计师是设计有轨电车的,电车的轨道宽度来自于马车轮距,而马车轮距是怎么来的?

甜美可爱丸子头美女毫不吝啬微笑甜美写真

是两千年前古罗马根据两个马屁股的宽度来决定的。

也正是这两个马屁股,决定了当代美利坚火箭推进器的宽度(因为它需要铁路运输)。

这就是路径依赖。

于是当我们站在21世纪,看到那些操作系统、手机os、excel的1900闰年问题,加了硬件编译器的risc处理器等等等等都是因为历史的包袱造成的。

那么问题来了:

种花家没有能设计指令集的专业人才,没有能做出普及世界的编程语言的程序员,甚至没有任何能摆脱路径依赖的开创性技术,一切芯片指令集、编程语言、应用软件等等等等全部是美利坚开发的……

所以,对于广大老百姓所认知的cpu和操作系统来说,在种花家就是……..

无解的。

我们做不出来!

……

也许有人想到了安卓。

它开源、免费。不像苹果那样取得了arm指令级授权,所有iphone上的程序全部是arm原生应用。

它从诞生之初,谷歌就要求所有程序采用java编写,运行在dalvik(谷歌开发的虚拟机)上,而不愿意看到手机领域里arm一家独大,它希望给mips、x86等其他cpu一个机会。

对于种花家来说,它甚至是国内众多手机厂商的救世主!

可是,那又如何?

java——sun公司。

这么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告诉我们:就算安卓受到的isa桎梏很少,可是请看看它的软件开发生态吧。

我们追求自主操作系统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不受制于人吗?

所以编程语言呢?sun公司的专利呢?不受制于人了吗?

不!

不光如此,就算赵宋收购了安卓,谷歌还能开发出全卓,套卓,就算特斯拉有底蕴、有能力、有人力资源能达到前世安卓的高度,也不能忘了特斯拉终究是终端厂商,其他手机厂商可不会给自己培养一个爸爸出来。

至于像苹果一样做闭环?

在2012年有一则新闻是这样写的:

“《根据种花家法律,在种花家境内开展业务,同时全球市场年营收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约合 15.5亿美元),以及种花家市场年营收超过4亿元人民币的企业在进行收购时,必须得到政府部门的批准。》”

“种花同意谷歌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的提案。”

“种花政府要求android至少免费开源五年。”

如果把上述新闻中的种花家换成美利坚,把谷歌换成拥有自有操作系统的特斯拉,会变成什么结果?

毋庸置疑,那就是中兴事件提前。

……

这是无解的。

别说没有路,在一片铜墙铁壁的环绕下,连把路趟出来的可能都没有。

所以,赵宋现在不可能去做操作系统的。

而他想做的是…….

反着来。

还记得前文提到的那些超级app吗?

赵宋要做的,是站在2018年5g、大数据、云计算、数据中心、以及软硬件发展高度的前提下,来一场反着来的布局。

那就是看,互联网生态!

……

2003年5月。

苹果已经卖光了arm的全部股票,筹集了近20美金的资金,一年后,一个叫iphone的绝密项目组将开始组建;

安卓之父还躲在不知名的角落隐居,5个月后,安卓创立。

在种花家,淘宝成立,开始正面阻击ebay的入侵;在京城,一家叫京西商城的电子商务网站在非典中艰难前行。

5月4日这一天,按照某位副t级干部的行程,赵宋并没有等来哒哒姐夫的上门,而是提前迎来了另外一位重要客人。

一位他研究了两年,等了两年的客人。

……

“你在紧张吗?”

紫玉山庄,优美的小区园林之中,曾经的特斯拉兼职零售,美女教宁正忍着笑问向自己的丈夫。

“没……没紧张。”

王欣紧张的摇摇头,连调侃不远处羊驼的兴趣都生不起来,“就是才发现,原来有钱还能这么活?”

“不就小区花园大了点,又多了几个动物吗?还能怎么活?”教宁牵住丈夫的手,不以为然道,“华侨城又不差!”

对!不差!

寒门出身的王欣肯定的点点头,经过自己的努力,他要比全国99%的人过的都要好!

看着妻子微微凸起的小腹,王欣突然想起两年前她在特斯拉西单旗舰店表演节目时的风采,突然笑着问道:“特斯拉到底是什么样的公司,让你怀了孕也舍不得离职。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

教宁柔柔地抚摸着小腹,小声道:“因为当我们孩子降生的第一时间,会收到由种花首富亲笔签名的礼物。”

“……“

见王欣稍显郁闷的样子,教宁笑了,拉住丈夫的手,“关于特斯拉员工的福利,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会好好跟你说明一下,对于你的问题,我只能告诉你几件特斯拉的小事,由你自己去寻找答案。”

“你说。”

“每个加入特斯拉的新员工,都会在第一时间收到一份叫做特斯拉领导原则的短信。在这封短信的最显要的位置,写着特斯拉第一位的领导准则:对顾客体验的痴迷(er obsession):我们关心竞争对手,但会把更多的精力专注于如何赢得和维护顾客对公司的信任。可能大多数公司都会把对顾客的重视挂在嘴边,但在特斯拉,这个领导准则远不止于一个口号,而是切实地主导着它运营的每一个方面。”

“特斯拉的年度报告始终包含着一份赵宋在 2001年写给股东的信。信中反复强调公司的优先级不是短期的利润,而是长期的顾客价值。与之对应,公司对员工考核中权重最大的部分,是他是否体现和推动了领导原则的贯彻,而不是他带来的收入或利润。”

“每位特斯拉的顾客都可以给赵宋的公开邮箱写信反映问题并得到答复。赵宋会亲自将他认为重要的问题转发给负责部门。这样的转发邮件在特斯拉有一个特定的称谓:zescation。接到这个邮件的部门必须在 24 小时之内提供详细的事件分析,解决办法,和如何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行了、行了……”王欣揉着脑门,头疼地说道,“我知道特斯拉很好,但是除了今天被邀请面见它的创始人之外,我并没有受到它的任何重视。”

“哼~”

教宁白了他一眼,不屑道,“不重视你的话,两年前为什么有人让老娘答应你的请客吃饭的请求?”

“……什么?”王欣目瞪口呆的看着央音老婆。

“老王,我嫁给你是因为我发现了你追求我时的真诚和当初的潜力。”曾经的特斯拉旗兼职销售教宁,转身面对着自己现在的丈夫,郑重其事地说道,“但是如果没有特斯拉的重视,你以为以你当初土鳖又没见过世面的打扮,能说动我答应你的请吃吗?”

听了老婆的话,王欣大脑宕机,只见他鼓囊着喉咙,像是经受了重大打击一般,艰难地问道:“你的意思……”

“啪~“

看见老公失落的模样,教宁恨铁不成钢的拍打他一下,狠狠地说道:“没错,是赵宋让我探探你的底,但是我告诉你王欣,老娘可以说是最失败的卧底,因为我把自己都赔进去了~”

“……“

曾经的乡下穷小子王欣,经过多年的奋斗,终于带着自己的团队成立了一家软件外包公司,不光成了城里人,还娶得了貌美如花的娇妻。

其中的艰难困苦不足人道。

然而,饶是经过了无数风雨的王欣,依旧被今天妻子所说的话而震动。

但是,作为世界顶级程序员,网络世界神秘大佬的王欣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一天最让他震动的,并不是妻子的话,而是种花首富的另一个问题。

半个小时后,豪华楼王别墅之中。

寒暄会儿家常,犹如邻家男孩的种花首富给王欣递上烟,笑眯眯地问道:

“王总,知道网景公司吧。”

王欣懵懂的点头。

“那就好。”

赵宋欣慰的笑着,然后若无其事地问出了那个让顶级程序员都震动无比的问题:

“如果……

我是说如果,如果在web技术、网页开发领域,从今天开始,只有一种开发语言能存活到20年之后,再结合另外一种长寿的技术规范(html),就能兼容所有硬件的最通用的软件开发平台……..”

“那……”王欣瞠目结舌地回道,“赵总,您应该知道的,那….那是不可能的。”

“我说的就是如果。”

赵宋挥挥手,斩钉截铁地问道,“如果那样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说那样的话……..”王欣的眼睛渐渐的亮起,然后像是爆发出刺眼的火焰,刺的赵宋眯起了眼睛,只见他他手舞足蹈的站起身,癫狂的喊道:“如果那样的话,再加上硬件发展到一定程度,那么网景公司的愿景终将实现。

去他妈的操作系统!

如果那样的话,一切应用程序,不光是企鹅,声田,网络浏览,就连大型网络游戏、各种专业应用软…….一切的、所有的应用。

赵总,我说的是所有的,全都可以在网页上实现!“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