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要眼睁睁地看着,唐梦云在火里被烧的面目非,化成焦炭!

她要听着她的惨叫声变成求救声,最后一点点地消逝!

唯有这样,她心里这么多年的意难平才能得到安抚,而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便不会再有唐梦云,只有她杜兰依!

杜兰依站在火光前,赤红的火光映着她近乎扭曲的脸,仿佛一个刚刚才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一般。

就在杜兰依满意地欣赏自己的成果时,她的肩膀忽然被人从后面轻轻地拍了两下。

杜兰依不以为然地回过头,而就在那一瞬间,她的笑容僵在了唇角,如同看到了最为恐怖的鬼魅,她踉跄着连退了好几步,差点退回了火场中。

她一定是出现幻觉了吧?那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吗?”

章年皮笑肉不笑,又往前走了两步,对于这满场的大火似乎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还点评了两句:“不愧是我的儿媳妇,做事果然干净利落,不留后患。”

闻言杜兰依才回过神来,连忙疯狂点头:“对对对,爸我就是在收拾唐梦云那个贱人,只要她死了,那她旗下的那两家公司都是我们的了,接下来就是慕家……”

“不是我们的,是你的。”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章年直接给打断了。

杜兰依神色一愣,就听得章年已然缓缓开口:“不是利用我们章家做踏脚石吗?怎么样,利用的还舒服吗?”

完美气质美女杨洛姿 堪称绝色

听到这话,杜兰依的心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

这话,章年怎么会知道?

来不及细想,杜兰依惨白着脸连忙解释:“爸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有这个意思,你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怎么,把我的儿子当傻子,也把我当傻子了?一个破烂货,要不是因为纪伟高看你一眼,再加上你这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你以为你有资格成为章家的儿媳妇?”

章年冷笑一声,抬腿便是一脚,冷不防地踢向了杜兰依的肚子!

杜兰依惨叫一声,整个人直接被一脚踢翻,狼狈地摔在了地上,肚子里一阵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可她还来不及挣扎,就被章年的手下给按住了手脚!

“既然你这么想让这个孩子认别人当爸爸,那就不如不要好了,只不过没了这个孩子,你也别想你以后的日子会有多好过。”

章年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泛起一股狠厉,任凭杜兰依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也再无半点同情。

但与此同时,他看着屋里越来越大的火势,也知道唐梦云此刻就困在仓库里,却没有要出手相救的意思。

虽然这一次,是唐梦云这边联系了他,给他看了点东西,让他抽出时间回s市看一场好戏他才会赶回来。

若不是这一次他还不清楚杜兰依的真面目,但就算如此,到底是章家的丑事。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偏偏唐梦云就知道了这么多,把她留下日后必定诸多非议,况且章家跟慕家一直都是对家。

思及此,章年的眸色又冷了几分。

倒不如趁此机会,让唐梦云随着这个丑闻,一起在大火里化为灰烬……

火场中,一股股浓烈呛地唐梦云疯狂地咳嗽起来,她尝试着挣脱手上的绳子,却在把手都磨破皮了还是没有挣开。

火越来越大了,有好几次唐梦云都感觉到脚边传来了烧灼感。

一开始她还抱有希望,可过了几分钟,害死没有一个人出现,希望也就渐渐地被冲淡了。

虽说在做这个计划的时候,唐梦云就做过最坏的打算,可她并非是打一场毫无准备的仗的。

只是她没想到,即使是如此,竟然也要面临最坏的后果。

难道她今天就得把命丢在这里?

虽然她笃定了杜兰依是绝不会逃出章年的手心的,但她好歹是从这里走了出去,而她呢,该不会是要死在杜兰依的前头吧?

这么想着,唐梦云禁不住苦笑起来。

这么说来,她真是有够衰的……

喃喃地想着,她渐渐觉得脑袋开始发晕,眼前也灰蒙蒙地一片,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流失,直到她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爆响!

似乎有人闯了进来。

有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可一个模糊的影子却真的从大门口穿越了火海,来到了她的面前。

只是那会儿的唐梦云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她感觉手上的绳子被谁一把给剪开了,然后便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便趴在了一个坚实的后背上。

那一瞬间,唐梦云忽然觉得自己被一股浓烈的安感所包围,尽管她压根不知道背着她的人是谁,她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但却莫名松了口气,好像终于能确定,自己不用死了。

“唐梦云

,你给我清醒一点,不准睡过去,听到没有?”

迷糊中,她听到有人在她的耳边厉喝,那声音很熟悉,熟悉到她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是慕少白的名字。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痴傻,慕少白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她恍惚地想着,意识越来越沉,那声音在耳边也越来越远,最后终于昏了过去。

足足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三夜,唐梦云才从昏迷中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到洁白的天花板,还有那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就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医院的病房中。

虽然她很不喜欢医院,但想想其实觉得也还好,至少这证明她没有死,她还好好地活着。

活着,是一件多幸运的事。

轻轻地呼了口气,唐梦云下意识地想活动一下四肢,确保自己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动了一下却发现左手仿佛被什么给压着了,一动都不能动。

她侧过眼眸,便看到慕少白就趴在病床边,他正闭着眼睛,一只手攥着她的手,攥的紧紧的。

所以唐梦云稍微动了这么一下,慕少白立刻就醒了。

那双漆黑的眼眸原本还有半分怔忪,对上女人已经睁开的双眼,只愣了一下,瞬间便恢复了清明。

慕少白定定地看了唐梦云三秒,仿佛是在确认她是真的醒了还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听到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这才确定她是真的醒了。

男人抿着薄唇,二话不说,便狠狠地把她拥在了怀中!这是继那次在慕家见过面之后的第二次相见。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