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到这里来?”徐咏之定了定神,看着年轻的李连翘发问。

“我是被霍管家买到这里来的,说是这里需要用人,待遇也好。”

“你是哪里人?”

“潭州府的。”

“他们给你吃了什么药?”

“我不知道,只觉得苦得很。”

徐咏之再无疑惑了,现在的自己,要么在李连翘或者山鬼娘娘制造的幻境当中,要么就是被卷入了错乱的时空当中,回到了自己打下桃源镇的二十多年前。

如果是前者,那就要尽快想尽办法醒过来;如果是后者,那即使见到小贵和段美美,自己就要在这里活够二十多年,还要躲开正常时间当中的自己,就算与所爱之人重逢,也已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了。

他摸了摸身上,龙骨战斧早就不在了。

再晃动一下栅栏,栅栏是柚子木的,结实得很。

“哥哥,你要做什么?”李连翘问。

“谁是你哥哥!”徐咏之暗地生气道。

性感可爱妹妹唯美私房照写真

“得想办法逃走。”徐咏之观察着附近的地形。

“这次也没有斧子了,还要坚持吗?”李连翘突然换了一种语气发问。

“她知道斧子的事儿!”徐咏之想着转身一把捏住了李连翘的脖子。

“果然还是你!这是你做的幻境吧。”徐咏之说。

“当然不是啊,这是真实的过去,这个时代你喜欢么?”李连翘笑着说,“这是你出生前一年,我们俩还没有仇,你和我从这里逃出去,找个地方过日子,我不再去做我的长公主,你也不再当你的大将军,我们一起生活到你失踪的那一天,你如果想回家,就回家去,但我觉得,那时候你就不会走了,因为你会喜欢和我在一起。”

徐咏之没有说话,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和一个这么狠毒的灵魂相处。

“你可能会觉得,自己不应该和一个这么狠毒的灵魂共处,对吧。”李连翘说。

“怎么她难道也能像山鬼娘娘那样通人心了?”徐咏之暗自心惊。

“刚才你看见我的时候,觉得我没有后来的记忆,你的表情是疼爱的、是温柔的,你其实不恨我,对吧,男人。”李连翘说。

“你想多了,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十三四岁少女,我会想办法救你走,因为你还没有伤害我的亲人,但如果是一个做过恶的女人打扮成少女的模样,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徐咏之说。

他去拆窗户上的栅栏。

“我要喊人了!”李连翘说。

“随便!”徐咏之说。

“来人啊!有人非礼我!”李连翘大声喊道。

一个霍家的家仆提着短棒,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你给我下来!”他虚张声势地瞪着徐咏之。

徐咏之现在的样子可不是贵公子的劲头,他有胡子,眼神看起来就像是坐了几年牢。

“大哥,能不能下来?”家仆看见那眼神,一下子就客气了起来。

“下来就下来!”徐咏之一纵身,把那个家仆就扑倒在地。

他用手肘在家仆的上腹上撞了一下,那个家仆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栅栏门刚才已经被家仆打开,徐咏之提起短棒,往外就走。

“你等等!”李连翘嚷道。

“少废话!”徐咏之头也不回。

李连翘想要用掣肘咒去打徐咏之,却发现自己的咒术根本发不出来。

这个身体是许多年前那个年轻的身体,还不能使用巫术。

“可恶!”她赶紧跟在后面往外跑。

如果不走,她知道下面还会发生什么。

她当年就在这个实验室里,受尽了折磨。

现在的她,如果落在霍家的手里,也只是一个无力自卫的小姑娘而已,反倒是跟上徐矜,能够保证安。

毕竟徐矜不会杀她,更不会劫她的色。

徐咏之在外间的桌子上找到了龙骨战斧,插在了自己的腰间,同时他还找到了几件白色长衣,这是巫师们做实验时候的工作服,虽然粗糙,但很干净,配药这事,必须要穿干净衣服才行。

他穿上一件,把另外一件扔在桌上,也不说话。

李连翘默默把衣服船上,她那件纱衣是内衣,没法穿出去见人。

“有那么一刻,觉得你是我的搭档。”李连翘对徐咏之说。

他没理他,打开门出去了。

这时节应该是一个春天,战火之前的桃源真美。

现在的他,无亲无故。

不,有父亲、母亲和舅舅,但是见了他们又说什么呢?谁会相信一个比自己年长的人自称自己的儿子呢?

只能相见了打个招呼,然后就此别过吧。

这个时代,没有我爱的人,也没有爱我的人。

唯一了解自己最多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仇人。

想到这里,他也是恨意顿生,他从腰间拔出了战斧:

“你赶紧找到回去的办法!”他把斧头架在了李连翘的脖子上。

“我完没有头绪。”李连翘摇摇头。

“那你就找山鬼娘娘!”徐咏之说。

“我们可以去桃林试试,但她怎么会帮你?”李连翘说。

徐咏之哑口无言,没错,山鬼娘娘所要的,无非是让自己屈服,和李连翘和解,做她忠实的仆人。

而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人认识李连翘,又没有人认识徐咏之,这是最好的隐姓埋名的时代。

“你想想吧,穿过乱流的时候,为什么你的身体没有变化,而我回到了十几岁的状态?”李连翘问。

“废话,因为这个时代的我还不存在,我能往小里变么?”徐咏之没好气地说。

“山鬼娘娘至大至能,这是她的安排,她要我变成现在这样,就是让我做你的奖品的呀。”李连翘说。

徐咏之见跟她说不明白,直接向桃林深处走去。

那里有一尊山鬼娘娘的像,到那里去碰碰运气。

这是一尊彩塑的木像,立在桃林深处的风雨亭里。

这里平素无人,山鬼娘娘不需要巫师供奉贡品,所以只有最凄凉、最苦闷的女巫,才会到这里来倾吐心事。

徐咏之坐在山鬼娘娘的脚前。

“你做事不公道。”

“身为神仙,你做事不公道!”

“强行给别人安排人生,要我和厌恶的人在一起,这是神仙应该做的事吗?”

山鬼娘娘没有任何反应。

“我爹说,你是慈悲博爱的女神,我觉得他错了!你放纵自己宠爱的人逞凶杀人,你是个恶神!”徐咏之拔出龙骨战斧,对准雕塑劈了下去。

这尊木像被从中间纵向劈成了两半。

好快的斧子,切这木头跟热刀切黄油一样。

“啊!”背后一声女子的惊呼。

“你怕什么……”徐咏之问。

“你为什么要劈娘娘的像?”

这不是李连翘的声音。

徐咏之扭头看时,对面的女孩子比李连翘大两岁,还是姑娘装扮,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田小芊。

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呢?

什么也别说,徐咏之赶紧长揖下去。

“对不起,吓到您了。”

田小芊还了一个礼,她看得出这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男人似乎饱经风霜,那一部胡子就是证明。

“我这些年受了很多的苦。都是拜这位女神所赐,因此脾气失控,吓到您了。”徐咏之对母亲非常客气。

他忍不住会去看母亲的眼睛,他思念自己的父母,自从林泉镇出事之后,他们从来没有认真告别过。

田小芊看他的眼神闪烁,似乎有非常激动,但显然没有恶意,心里有点担心,但她是个力量很强的女巫,所以并不害怕。

“你应该有很多伤心事吧,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活下去、找到自己牵挂的人、不要对世界或或者女子失去信心。”田小芊说。

徐咏之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在林泉镇,母子二人被分头带走的时候,田小芊说的也是类似的三句话:

活下来

找到你妹妹

不要对女子失去信心

这三句话,徐咏之记得,也都做到了。

今天时间、地点都不同,重新听到母亲说这句话,他一下子就哭了。

“你没事吧。”

“没事。”

“神像的事情,对不起,我想办法来修。”

“小事一桩。”

田小芊手上捏起复原咒,轻轻地把木像合在一起,金光一闪,这木像变得完好如初。

这是徐咏之第一次见母亲使咒。

她用咒的方式实在是太轻灵了。

同样是用咒,田蔻蔻的方式是渊博无比,但有好多冗余繁复的过程;

陈小幻的咒术有点妖媚,总想着最简单的方式解决一切,有点懒懒的;

霍一尊的咒术就是粗暴而沉重,充满了攻击的力道;

而李连翘的咒术笨拙,一看就是缺少天赋,半路出家。

田小芊的咒术最好看,不炫技、也不高调,轻轻解决了问题,那些余力有多强,只有内行知道。

难怪母亲是山鬼娘娘的宠儿,她的天赋实在是太高了。

徐咏之看懂了,田小芊看他虽然不是巫师,但能看懂这咒的好,不由得有点惊讶。

“呀,你能看懂啊,很普通的咒,不要笑话。”田小芊微笑着说。

徐咏之又给田小芊作了一个长揖,告辞离去。

耳边回想着那个声音:

活下去,找到牵挂的人。

走出去几百步,听见了李连翘的声音:

“怎么,见到自己的亲娘了,难道不多聊几句吗?”

“不关你的事。”

“你娘美,还是我美?”

“你……滚。”

“别生气,你刚才应该让你娘用传送术送我们出去,我现在没法用咒,就得跟着你了。”李连翘说。

“去哪?这茫茫天地,能去哪?这个时代没人认识我!”

“刚见了自己的亲娘,山鬼娘娘也算对得住你吧,不过你确实好像也没什么亲人了。”李连翘说。

这句话说出来,徐咏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世界上确实没有人认识自己,但是有那么一些人,是超越了时空的存在。

但是去见那个人之前,先要甩掉身边的这个人。

他看了看李连翘,笑了笑:“你启发了我,长公主。”

“哦?”李连翘看看他,“你这笑,不怀好意啊。”

“想一起爬山吗?”徐咏之问。

()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