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前面黑白两个方阵泾渭分明,而且移动速度极快,林念又忍不住给座下骨龙一拳,海岸线已经隐约可见,林念和两大天使军团的方阵依然有着将近三百里的距离。

“这里应该是科特勒帝国的西北边境线,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下面应该就会有科特勒帝国的舰队,先下落,或许下面有我想见的某个人。”知道自己肯定追不上,林念打算改变战略,先从云层上下去,了解一下弗瑞多姆大陆的现状,然后在做决定。

骨龙多罗猛然下落,很快便穿过云层,不想云层之下正是暴风雨天气,身为死神坐骑,对有生命的灵魂感应要更加敏锐,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一艘马上就要被卷入巨浪之下的军舰,按照林念的指示,骨龙先行下潜,随后硬生生的顶着汹涌的海下暗流将这艘超过五十米长的军舰顶出了水面,林念认得出那些在军舰上的士兵佩戴的标识,却是心里一阵犹疑,这艘船居然不是科特勒帝国的,看标识,应该是比尼斯帝国的军舰才对,科特勒帝国位于弗瑞多姆大陆西部地区,而且现在的这个位置,是西北方向,比尼斯帝国主要在大陆的东南方向,即便是长途远航,也不可能在不被科特勒帝国海军发现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科特勒帝国的背部海域。

比尼斯帝国究竟怎么过来的,林念没多想,他更多的疑惑为什么比尼斯帝国的军舰会出现在这里,魔族入侵以来,几乎所有的战役都发生在大陆内部,海战不能说没有,但一场中型战争都没有发生过,比尼斯帝国因为抵抗魔族早就元气大伤,尽管这不过是一艘军舰,所载也不过千人,可三大人族帝国的海军,总体实力还是以科特勒改革之后的海军为首,这点自信林念还是有的,但现在情况很出乎林念的意料,这里距离科特勒帝国的海岸线相对来说很近,科特勒帝国的海军虽然抽调了一部分进入内陆对抗魔族,但在战略制定之初,林念就已经将海战的可能性考虑进去了,一方面是为了抵抗魔族从海路多点进攻,另一方面也算是给大陆各个种族留下一些退路,一旦大陆完沦陷,至少还有一小部分大陆种族可以依靠各个海岛暗中休养生息,以图反扑,林念当然不希望出现后面的情况,但比尼斯帝国的海军跑到了科特勒帝国的后方,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按照林念的命令,骨龙将这艘军舰推到了安海域,等到林念站在军舰甲板上的时候,天已经完黑了,只有已经被甩在身后的风暴之中还时不时窜出一道道震耳欲聋的闪电,让这艘军舰明灭不定。

“管事的,出来见我!”

话音刚落,因为脱离危险而稳定下来的比尼斯帝国军人中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刚要施礼就被林念一脚踹翻在地,随后一脚踩在这位应该是舰长身份的胸口,林念斜着眼说道:“我说一句,你答一句,否则,再回去。”

说完,林念指了指东南方向,那个比尼斯帝国将领连忙点头,起身后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比尼斯帝国的这艘军舰是按照神殿的指示开到这片海域,说起来,他们并没有在科特勒帝国的海域遇到本应该遇到的科特勒帝国海军舰队,整个舰队像是消失了一样,如果不是遇到的海上风暴,他们会继续向北。

再往北,可就是兽人帝国的海域范围了。

“目的。”

这位将领从后边的背包里拿出一张地图,地图不大,仅仅是一个草本,不过在地图的左上角标了一个红点,应该就是这艘军舰的目的地。

清纯甜美日系装扮软萌妹子户外风景浪漫写真

按照神殿的命令,军舰将在标注地点建立一个临时码头,至于这个码头主要是做什么,他并不清楚。

福瑞多姆大陆的战争多发生在陆地,海军海战一直都是小打小闹,这个将领是比尼斯帝国第二舰队的指挥官,由于比尼斯帝国对陆地部队的重视远远大过海上部队,所以到目前为止,比尼斯帝国的舰队也就只有四支,而且只有第二舰队是远洋作战舰队,剩下的都是近海作战,可惜,这个将领倒霉,对科特勒帝国这边海域气候完不了解,第二舰队如果不是遇到了林念,恐怕在这场暴风雨中,只会落得个军覆没的下场。

林念又问了这个将领接下来的打算,很出乎林念的意外,这个将领居然还要去,回头无望,只能继续往前走。林念没多说,没有补给的单一舰船想要在这种多风暴的季节一路北上,无异于自杀,既然如此,林念也就没放在心上,指了一个方向之后说道:“顺这个方向前行不到百里,会有一座小岛,中型城镇大小,你们可以先去修整,剩下的,你们自己打算。”

这只舰队已经离岸月余,又遭受海上风暴,对大陆形势并不了解,多问没用,给他们指一条活路,之后生死就要看他们自己造化。

飞身落在骨龙的头顶,林念不经意的撇了一眼过后,辨认方向,改正东为东北方向,很快便将那比尼斯帝国的军舰甩在身后。

林念之所以直飞东北方向,是觉得即便现在再回科特勒帝国也没什么用,不如直接去见见兽皇,或许兽神也在,按照林念的推测,既然比尼斯帝国都出兵了,科特勒帝国神殿不会没动作,比尼斯帝国耗费了时间绕行近半个大陆,那么科特勒帝国神殿的军队怕是已经开进了兽人帝国的国境,至少也会停留在天堑墙一带,卡勒那家伙肯定不敢明面上反对,有天使坐诊圣山,其他异族也只能忍气吞声,或者想办法离开,能不能离开,就得看卡勒跟那个家伙合作的怎么样了。

这场战争是光明和黑暗那两个老家伙推动起来的,一直被视为异端的兽神即便是回归,也是单枪匹马,没有外援,风火水土四神肯定不会这么早露面,尤其是风水二神,到现在为止林念都不知道水神真身在哪,之前带着骨龙牵着天使大军可劲儿的在海上瞎逛,目的就是为了感应这位水神,毕竟,没有比海更合适的藏身地。

“能不能感应到那样东西?”林念躺在骨龙身上看着越来越近的海岸线冷不丁的问道,骨龙多罗点头表示可以,林念微微一笑说道:“那就再往北偏一点,直接去兽人草原,我要搞点东西。”

林念的推算不错,科特勒帝国神殿的神殿军团早就止步于卡丹丘陵界与兽人森林之间的天堑墙,面对这堵墙,在总指挥帐篷内的所有军官都缄口不言,没有一个人能拿出可行的办法,这座城墙,可是集兽人帝国的智慧打造出来的,面对这座城墙,没人敢说兽人愚蠢无知。

凭借这堵墙,兽人帝国硬生生的顶住了魔族的攻势达数年之久,在建造之初神殿各个掌权祭祀是极力反对的,只不过新皇登位,为了弥补神皇双权之间的缝隙,当时的教皇直接讲反对声音按了下去,之后的抗魔战争之中兽人帝国凭此大放异彩,很多掌权祭祀都暗中佩服老教皇的睿智,而现在,那些掌权祭祀的口风又变了。

神殿军团不是没进攻,在卡丹丘陵界一路狼狈的赶到城下时,军团总指挥,三大红衣祭祀里的一位安德利安祭祀不得不下令整备,两天之后准备充足,大军开始攻城,按照实时情报,这城墙上的守军不过两万人,自己手握近十五万大军,可刚一接触,仅仅半天不到,攻城部队的损失便超过了一万,这堵墙的防御能力之高,大大的超出预料,而这还是兽人守军没有使用魔导炮的战绩。

“我们还是考虑一下绕过天堑墙如何?”久久无声的帐篷里,一个犹豫的声音响起,那是个中层指挥官,名叫克虏伯,他是一个白衣祭祀,只不过这位克虏伯比较特殊,他是从科特勒帝国新建的军事学院毕业的,成绩优异,又被教皇亲自授予白衣祭祀,在神殿起兵讨伐异端的命令下达之初,就是由这位名为克虏伯的祭祀传达的,一路随军记录诸位指挥官的命令,起到了一定的监军作用。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白衣祭祀能参加会议就已经是殊荣,没人会想到他居然还敢在这种场合说话,很多指挥官并没有考虑克虏伯的建议,她们能想到的,都是总指挥官会如何处置这位连自己定位都不明确的可怜家伙。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总指挥官大人的脸上并没有展现一丝不悦,甚至还扭头看向这位突然开口的白衣祭祀问道:“你知道我们绕行需要多长时间吗?”

克虏伯点头说道:“鉴于天堑墙距离兽人帝国新行省较劲,所以我们不能走东面,准只能从西面着手,绕过过,需要翻越三座山和两条河,加上兽人帝国可能派出的骚扰地点耽搁,我们绕过去的时间需要至少十七天,如果天堑墙的守军尾随出击的话,我们可以少三天。”说完克虏伯将兽人帝国可以设伏的二十一个地点在沙盘上一一标出,甚至还挑了两个比较重要的伏击地点讲了兽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伏击,而己方又应该如何应对。

这一讲,就用了将近百息的时间,当克虏伯还要继续讲如果向东绕行会耗费更长时间的原因时,总指挥官让他闭上了嘴。

“既然你对兽人帝国如此熟悉,为什么不讲讲怎么样能让我们更快的拿下眼下这该死的城墙?”坐在总指挥官身边的总参谋长阴阳怪气的说道。

“光明神在上,对兽人帝国和科特勒帝国摄政王的粗浅了解,我们想拿下天堑墙,至少要有一个强力的支撑,至少也要有一位圣级强者坐坐镇,才有可能……”克虏伯刚要继续说,却突然被帐篷里出现的白光刺的不得不闭上眼,白芒中,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

“天使,够不够?”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