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盈轻笑。“果然还是得吃了苦头才老实哩!早知道这样,我真该一开始就带着人过来打你们一顿得了!”

说完她就拉上顾元昊。“走吧,骑上骡子,咱们回……呃,家。”

母子俩刚转过头,夏盈就看到了人群包围外头一张阴沉沉的脸。

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她心里猛地咯噔一下,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顾元昊这个没心没肺的,他倒是开心了。

“爹!”

小家伙大声叫着,就挣脱了夏盈的手往那边扑过去。

夏家村的人才知道夏盈的夫婿也来了。他们赶紧让开路,让顾元昊一头扑进顾拓怀里。

“爹,你怎么才来!我和娘都把人打完了!他们的手指头都被掰折了,我都掰了三根!”小家伙得意洋洋的宣告,都没发现他每多说一个字,顾拓的脸色就越黑沉一分。

就连顾元泷都看不下去,他赶紧拉了把小弟。“弟弟你别说了!”

“为什么呀?”顾元昊还不明白。他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哩!只是碍于词汇量有限无法表达,所以还在绞尽脑汁的想。

顾元泷指指顾拓的脸,顾元昊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小家伙赶紧躲到哥哥背后。

纯白小优清新动人

此时顾拓已经大步走到夏盈身边。

“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我哥啊,他心爱的春花当了陈府二老爷的小妾,他还不死心哩,就天天守在陈府门口。结果就看到我进了陈府,他立马去找了镇上的小混混,以长兄为父的名义把我和昊哥儿一起送给他们随便玩!我发现后直接就把这群人策反,让他们反过来帮我抓住了夏大壮,然后借由此事彻底和夏家断绝了关系。”夏盈三言两语解释清楚缘由。

顾拓听完,他的这张脸已经跟个锅底一模一样。

“是这样吗?”他冷冷发问,目光看向夏大壮。

夏大壮本来还在满地翻滚喊疼的。结果顾拓刺骨寒凉的目光落在身上,他立马一个激灵,一时间都顾不上手上的疼,而是愣愣的看向他们这边。

吴氏一看这样,她赶忙扑过去抱住儿子。“我儿就算有错,现在也已经被教训够了。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你们走吧!赶紧走得远远的,两家不要再来往了!”

她现在是真的后悔了。

一个夏盈,嫁出去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结果现在来了个顾拓,他也根本和一开始表现在他们跟前那老实巴交的模样截然不同。

甚至这家里的小儿子也可怕的很,竟然随随便便就能折断他们大人的手指头!

这一家子怕是被恶鬼附身了!她心头突然浮现出这个想法,就彻底的不敢再肖想从他们家身上捞好处的事了。

毕竟钱财虽然重要,可保住小命才是更要紧的!他们家还指着夏大壮这个儿子给开枝散叶哩!

“我们是要走的。不过在走之前,我得给你们这个无法无天的儿子一个教训!”顾拓冷声道,他就大步上前,一手一提,就跟提起一只小鸡仔似的将吴氏给提起来扔到一边。

夏大壮眼睁睁看着自己娘被提走,他自己直面着一脸阴沉的顾拓,他骨子里都开始渗出一阵阵的寒意。

“你你你……你赶紧走!我们断绝关系了!你走啊,走……呜呜呜,我求求你了,你赶紧走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啊!”

顾拓可不听他的求饶。他直接一脚踩在夏大壮的大腿上,然后猛地一声脆响传来,夏大壮先是一愣,然后就瘫倒在地上,哀嚎声冲破云霄。

他现在是连想翻滚都翻滚不动,因为顾拓已经一脚把他的大腿骨给踩断了!

夏家村的人见状,他们也有些不乐意了。

“盈姐儿男人,明明盈姐儿都已经和他们了断关系了,之前她也打过人出过气了,那你们两家之间就该两清。结果现在你又突然冲出来对人动手,这算怎么一回事?你们这就过分了!”说话的是夏家村的村长。

顾拓回头:“我知道我过分,可我必须下手!不然,不尝到切肤之痛,过两天等那些小伤好了,他们还是会卷土重来!现在我踩断他的腿,大不了赔给他医药费就是了!十两银子,足够养他三个月到好了吧?”

他掏出一张银票递给村长。

村长拿着钱,他气得浑身发抖。“你……滚!你们都给我滚得远远的!以后我们夏家村不欢迎你们,你们别给我再来了!”

“滚就滚。”

顾拓冷声道,他就走向夏盈。“走了,回家!”

其实面对这个冷眉冷眼的顾拓,夏盈还是有些害怕的。

只是……

“现在还不能滚。”她小声道。

男人冷眼看着她。“你还想怎么样?”

“不是,我是一开始答应了要给张老五他们五十个大钱的茶水费,他们才跟我过来给我助威的。我……现在手头的钱不够了。”

这个女人!

她总是有办法让他对她无可奈何!

顾拓拿起钱袋,从中抓出一把铜钱递过去。“五十个大钱,只多不少,那去吧!”

张老五几个又能说什么?

本来顾元昊露出的那一手就已经足够把他们震住了,结果现在的顾拓更好,竟是一脚就能把人的大腿踩骨折!

而且踩完了,他还一点都不见愧疚惊惧,只是淡然来了句……“我给钱!”

然后扔出去十两银子,完美的解决了问题。

这么的凶狠,却又这么的潇洒!

小混混们在镇上混迹多年,他们几个加起来那份狠劲都远不及眼前这个男人三分!

他们是彻底的被震住了,根本都不敢正视顾拓的双眼。

赶紧毕恭毕敬的接了钱,张老五还挤眉弄眼的笑:“大爷您走好!”

顾拓凉凉白了他一眼,嘴里吐出几个字,然后就拉上夏盈。“走了!”

这一次,夏盈一声不敢吭,乖乖跟着他回家去。

顾元泷也老实的招手让弟妹们骑上骡子,大家一道走了。

而等回到家里,顾拓就道:“你们先歇着,你跟我过来!”

他就拉着夏盈进了房间。

哐当一声,房门关上,夏盈的小心肝都不由高高悬起。

“你想干嘛?”

“不干嘛?打你屁股而已!”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