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诸位觉得自己是大材小用了啊!”

王生轻轻笑着,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变化多少。

一边的郑豫听到王生这句话,却是听出了里面的嘲讽之意。

“主帅,我等皆是高门大族出身,自小便在国子学中蒙学,四书五经,君子六艺,皆精通之,我等如此才能,便在军中管这后勤器械,主帅实在是太小看我等了。”

王生看了一眼郑豫,轻轻摇头。

“那你的意思是,本帅要给你们什么职务,才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

听到王生这句话,郑豫毫不客气的说:“只要主帅与我一支万人精兵,这齐王,便交给我郑豫来收拾了。”

“哈哈哈!”

听到郑豫这句话,王生是直接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一万人,便能将齐王给收拾了,若你真的有这个本事,大可将你的大论说出来,若真有道理,我便也就退位让贤了,这主帅之位,让你郑豫去做了去,本帅也是没有半句怨言的。”

“主帅,郑兄这是喝了点酒,有些迷糊了,主帅不要放在心里去,郑兄虽然有才德,但是万人想破齐王,那也是痴人说梦。”

春末姐妹花粉嫩又可人

“卢兄,为何如此说?”

卢皓表面上是在给郑豫说好话,但实际上,却也是激怒了郑豫。

你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在吹牛了?

“军营之中,所言之语,皆是军令,你敢与我立下军令状?”

“我”

郑豫刚想要说敢的,但是听到军令状三个字,仔细一想,这话又是不敢说出来。

这要是说出来,没办好,就是人头落地的事情啊!

一万人破齐王,当然是有吹牛的成分在里面。

当然,在郑豫心中,他自觉自己才学八斗,读过的兵书,也是数不胜数,反正是比这个广元侯要多的。

至于他为何如此想,自然是书籍这种东西,非是高门,便很少人有。

尤其是兵书,这种书籍就更是少了。

“不敢立军令状?”

这郑豫是荥阳郑氏的子弟,若是他敢立军令状,王生便可以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在军中立军令状,死了,也是白死,即便是荥阳郑氏的人过来问罪,王生也是有话可以说的。

“我”

“主帅,郑豫不过是一时口快,但我等真的是满腔报国热情,想要为陛下分忧,为主帅分忧,这才火急火燎的赶来过。”

“诸位皆是有才之人,这一点,本帅明白。”

见到这说话的人已经是卫雄了,王生的脸色也平和了不少。

这河东卫氏,与他还是亲近的,这好脸色,还是要给一些的。

“不过军中非是尔等游戏之所,这事关陛下大计,我大晋百年之基,更关乎数万士卒性命,百万百姓生死,若仅仅是凭借有才学,便觉得可以登高位,那诸位觉得自己如今的才学,可够三公?够的话,让陛下直接提拔便是了。”

王生这句话,已经是直接开始讽刺了。

“主帅,我等没有这个意思。”

“诸位皆是年轻人,年轻人志向远大,这一点本帅可以理解,但是,若想要本帅看重,得拿出真本事出来,光耍嘴皮子,你们是连本帅的皮毛都不如的,便不要拿来班门弄斧了。”

广元侯在清谈这方面的才能,在洛阳也是有名的了。

虽然他比面前的四个人,还要年轻。

郑豫即便是不服,也只得是冷哼一声出来。

卢皓却是从王生的话中听出了话外之音。

“我等要如何证明,才能得到主帅重用?主帅可直言直。”

王生看了卢皓一眼,轻轻点头。

这个卢皓,比之这个荥阳郑氏的郑豫,就要强上不少了。

“你们要比什么?武艺,还是兵法?”

“既然是想要为将军,当然是万人敌了。”

所谓之万人敌,也就是王生前面说的兵法了。

“即便是将军,也得是要武艺的,不然战局之中,冲锋陷阵也没有能力,便是战败之后,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那便一起比。”

“好。”

王生轻轻笑了笑。

这些世家子弟,终于是到拿出来用的时候了。

“武艺便比骑射,兵法则论推演。”

“好。”

卢皓对自己的箭术还是有自信的,至于兵法推演,这军中,比得上他们这几个世家子弟的,恐怕也是寥寥。

“主帅要如何比?”

“既然你们如此有自信,要想让本侯在军中破格提拔你们,便得拿出本事,让那些士卒将军们服气,骑射,便与军中士卒相比。”

与军中士卒相比?

卢皓眉头一挑。

他对自己的骑射虽然有自信,但是这军营之中,神射手恐怕也是不少的罢?

他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了。

“主帅,我等骑射,水平尚可,但与军中精锐,恐怕是比拟不了了。”王聿这时候面带苦色开口了。

他擅长的是文学之道,兵法也稍有涉及,但你要说武艺,这就不在王聿的擅长范围之内了。

连擅长都不擅长,如何能够与军中的精锐相比?

“无妨?尔等非是冲阵战将,只需要表露出基本功,让那些士卒服气即可,也不一定要击败对面,当然兵法,这就需要你们的真本事了。”

“好!”

听完王生的话,卢皓眼睛已经越来越亮了,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在军中带兵的场景了。

武艺兵法,他卢皓可都是有涉及的,还有些深入的了解过。

不信这些军中士卒,有人能够比得上他的。

“主帅要在何时比?”

“不如就在明日罢。”

在荥阳,王生还需要逗留一日时间,运输粮草辎重。

所谓三军不动粮草先行,这可不是空话。

“明日?”

卢皓想了一下,轻轻点头。

“便就在明日。”

“既然如此,那你们便下去罢,好生休息,明日可不要掉了链子。”

“诺。”

卢皓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自然是折返回去了。

郑豫在王生这里丢了点面子,脸色微红,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

卢皓郑豫离去了,卫雄看了王生一眼,说道:“主帅,我等虽然是高门子弟,但若真是开了后门,恐怕军中不服,我看”

王生笑着挥手。

“军中士卒,最看重的就是武艺与兵略,只有有能力,便是本帅破格提拔,他们也不会说什么,而且,这些士卒憋足了气,你们可不要连他们都匹敌不了,到时候,便是本帅要用你们,也是没有借口的。”

不是我不想用你们啊!

实在是你们扶不起来。

我就是想用,也不能用啊!

对于这些心气高的世家子弟,惟有这种方法,才能堵住他们的嘴。

卫雄见到王生如此回答,张了张嘴,还想说话,但王聿却是在一边拉住了卫雄。

“卫兄,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歇息了。”

卫雄轻叹一口气,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是与广元侯相善的,即使是被启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现在被卢皓郑豫两人将水搅浑了之后,便是他们,也只得与卢皓郑豫一般了。

这后门,是没得走了。

关键是论起武艺与兵法来说,他自认为都是不如卢皓的。

没有竞争力了啊!

不过,事到如今,在这里说再多的话,也是没有用处了。

广元侯的话已经是说了出来,就不会改的了。

当今之计,还是回去好好歇息,想一想明日的事情该如何做。

而且这一日赶路,人确实是乏了。

卫雄与王聿离去之后,一直在营帐中的张宾开口了。

“主公是想用这卢皓郑豫来立威?”

张宾之前在帐中没有说话,宛如透明人一般,但同样,他对王生的做法,心中也有着非常清晰的认知。

王生笑了笑,说道:“立威倒不至于,这些世家子弟,若是不找个由头让他们安稳下来,这军中恐怕都不得安宁,而且,用卢皓郑豫这几个人去给士卒找找自信,顺道增加本帅声望,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主公的方法好是好,但这几个人皆是各家俊彦,这军营之中,武艺或许有许多人能够比拟甚至超越,但论起兵略来说,恐怕胜过他们的,便是寥寥无几了。”

王生笑了笑,说道:“先生难道以为自己的兵略不如这几个人?”

张兵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

“原来主公是将张宾都算计进去了。”

“若是兵略连本帅的军监都不如,我看着几个人有何脸面要职位。”

“如此的话,那今夜我也要去准备准备了。”

王生轻轻点头。

“兵法推演而已,对先生来说,并非难事,乘此机会,也可让裴行戴渊起势,也让本帅在军中更有话语权。”

给这士卒找自信是一方面,让这几个世家子弟安稳下来也是一方面,但王生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要把自己的人推上去,这卢皓郑豫自以为是算计了王生,不曾想,他们一直都是王生的棋子,只是工具人而已。

中军主帐之外,卢皓先出主帐,郑豫后出,却是小跑上去的。

“卢兄,这广元侯要我们与军中丘八比试,这不是自贱身份吗?卢兄为何还如此趋之若鹜?”

“哈哈哈。”

卢皓先是大笑一声,再说道:“主帅的心思,我自然是清楚的,不过是想用我们来立威而已,试想一下,我等高门大族,却敌不过寻常士卒,岂不是大大增长了那些士卒的志气?更何况,对我们世家子弟的处置方式,也可以让军中将校看清,他广元侯是不看出身的,而是看才能,看军功的,主帅的心思倒是多,但我等又不是吃干饭的,这些士卒,大字不识一个,如何会兵法?”

说着,卢皓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了。

“这主帅白白送来的机会,我们可要把握住了,而且进位之后,那些士卒也不能说我们是靠关系进来的,这是凭借我们自己的本事上来的。”

听完卢皓的话,郑豫的眼睛也是微微亮起,但之后心中又升起了几许担忧。

“只是武艺方面,那些丘八,可是吃这一碗饭的,我们不一定是对手,至于兵术,我看广元侯敢如此说,心里也是有计量的,此事没有那般简单。”

“广元侯心里自然是有计量的,他是寒庶出身,看不惯我们世家子弟很正常,以为所有的世家子弟都是纨绔子弟,不干正事,都是无能之辈,但你我可并非是如此之人,广元侯若是敢轻视,那么我们便顺势而上。”

“可是”

郑豫心中还是有些犹疑。

“别可是了,好生歇息,即便是明日广元侯用什么招式出来,我们也可以从容应对。”

郑豫轻轻点头。

“现今之计,便只有如此了。”

赶了一日的路,他现在也是乏极了。

广元侯能够在洛阳大显身手,绝对不会如此简单。

但卢皓也不是心思单纯之人。

郑豫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他虽然性子比较急,但并不是说他傻。

实际上,郑豫在当今的荥阳郑氏,也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了。

不然荥阳郑氏也不可能付出代价,让郑豫入王生的南征大军之中。

现在,还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与此同时,中军大帐中,王生将郭勇四位南营偏将召见过来。

“本帅深夜将四位将军唤来,是有要事要商量的。”

“主帅但凡有吩咐,我等自然是马上到来的,不管是不是有要事”

王生这第一句话刚说话,郭勇的马屁话就开始了。

王生轻轻摇头,等着刘勇的马屁拍完之后再说道:“这军中有几个世家子弟,诸位是清楚的”

王生将卢皓郑豫的事情给刘勇杜子扬四人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

“主帅要比试?”

这不是在给世家子弟选了一个比较好的借口开后门吗?

说好的不看出身呢?

郭勇脸上有些失望。

今日所谓的要事,恐怕是要挑选几个‘演员’,在关键时刻放水,让世家子弟过关罢?

“确实是要比试,你们在军中挑选十位骑射高手,在明日比试上,给那几个世家子弟一个教训。”

等一下

郭勇愣了一下。

这主帅的话,怎么和他想的不一样?

“主帅,给他们一个教训?不是要放水?”

“自然是给他们一个教训。”

王生瞥了郭勇一眼,自然知道他心里面的想法。

“本帅在军中是不看出身,只看能力与军功的,那些世家子弟真的有能力,本帅自然会用,如果没有能力,也怪不得本帅了。”

王生的话,让郭勇的眼睛都亮起来了。

他依稀明白王生的想法了。

“那属下一定找军中骑射最好的十个人。”

王生轻轻点头。

“再挑选五个兵法稍强的人过来。”

“兵法?”

郭勇愣了一下,还是轻轻点头。

王生再在后面将明日的事情吩咐完之后,也是让郭勇杜子扬退下了。

现在,便静等明日了。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