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依旧害怕她,但显然更多的是好奇。

“大哥你们怎么来了?我还没有得到……”

大河没有说下去。他想起来,刚才已经得到凤殊的允许了。

她朝他们点点头,也不说话,便继续朝前去,只不过这一次,速度再次快上不少,以至于凤瑄等人都下意识地跑得飞快。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一个小时就到了。

“这是……崇椿果?”

大江见到那满树的拳头大小的黑色果子,讶然不已。

凤殊漫不经心地摘了一个下来仔细查看,“嗯。据说塔姆尔帝国很多星球都生长了这种果树。你们陛下赠送的种子。”

大山与大江面面相觑,大河赶紧解释,“凤老大跟我们殿下交情不错,也见过我们陛下。”

凤瑄忍不住纠正朋友的话,“老大说的是有些交情,没有说交情不错,大河你别添油加醋。”

“您是君家人,君家跟帝国并没有多少私下交情。敢问九小姐,您是在结婚之前就认识我们殿下了?”

大江并没有提帝国皇帝,显然认为见过只是单纯的见过。

凤殊摇了摇头,“不,十年前才认识。”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凤瑄脑子转得飞快,诧异得嘴巴都张大了,“老老大,你十年前就结婚了?不对,你……”

被她轻飘飘地扫了一眼,凤瑄紧急刹车,咬到了舌头,眼泪瞬间就冒了出来。

“该。叫你总是说话不过脑子。”大河笑了起来,站在他旁边原本忐忑不安的大柱子也傻兮兮地乐,“该,该。”

大山适时开口询问帝国情况,凤殊照例将回答大河的话回答了他,末了道,“将熟了的崇椿果摘下来,放一堆,我可以收起来,带回无名号。速度快一点。”

尽管有很多疑问,但随着大江率先服从命令,其余四人也都迅速爬上树去摘果子。

凤殊摘了几棵树后,便很快施展起轻功,丢下一句去去就来,消失在树林中。

“你确定她真的是你们凤家的九小姐?”

众人从呆若木鸡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大河第一时间朝凤瑄砸了一个果子,“你小子到底是从什么变态家族出来的?!这速度简直逆天。”

“怎么不是?我问的任何有关于家族的问题,老大都能回答得上。就连我不知道的,她也知道。她要不是我们凤家人,那我算什么?”

“我不是怀疑她不是你们凤家人,我是问你确定她就是你们的九小姐,而不是什么长老之类的?就连我们殿下,也不可能赤手空拳什么都不借助就像一阵龙卷风。”

大河有点语无伦次。

“大江你如果用精神力的话,可以吗?”

大山看了凤殊消失的方向好半晌,才收回了视线。

大江早已经继续摘果子了,闻言只是沉默地摇头。

“凤瑄,你们凤家的人是不是都这么,这么厉害?很像我以前看过的一篇传闻,说远古时候的人,有少部分人能够上天入地,没有机甲也能够在空中飞来飞去。你们是内域第一世家,难道一直还有远古时候的精粹传承?”

“别问我,问了我也不知道。有肯定是有的,但只有直系中的天才人物,以及跟直系没两样的核心旁系人员,才有机会接触到绝密内容。”

“我又没有让你泄密,只是问你是不是你们凤家也有人像她一样,这么,彪悍?”大河搜肠刮肚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了一个成语来,“风驰电掣。”

“我没见过。我们家族的人开起机甲来倒是不要命的很,要多快就多快,单枪匹马这种,我也是第一次见。戮长老不允许我们在非生死关头的时候使用精神力。”

凤瑄有些担心,想要跟过去看看,但被大江拦了下来。

“老大肯定是发现什么了,我要去帮忙。”

大河再次砸了他一个果子,“笨。你确定帮得上?就算老大在这里,也追不上你家小姐。别把自己给弄丢了。那就不是帮忙,是帮倒忙。”

大山点点头,“我们还是先将这里的崇椿果部摘了,到时候凤休先生要是还没有回来,大河你再跟凤瑄一起去找他。”

他平时很少发号施令,所以这么一开口,就连凤瑄也下意识地照做。

大柱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大概是他们太一本正经了,他突然就笑了起来,被大河塞了一个果子进嘴里,“你个傻小子,让你干活还偷着乐。”

“你砸我就好了,干嘛要欺负大柱子?你是不是他的亲哥?”

“不是。凤瑄你才是。”

“信不信我揍你?”

“好啊。正好当我陪练。所有打不死我的都会让我变得更强。”

两人很快就在树上拳打脚踢起来,每一次还会顺带着扫落果子,大柱子欢天喜地地在树下跑来跑去接。

大山跟大江与他们三人稍稍拉开了一些距离。

“她恐怕真的有些问题。”

“应该是她个人真的有奇遇。要不然就是她很受凤家重用,所以有资格得到古老传承。”

“看来我们殿下是对的。真的有过那样的世界。传到今天还能够让我们大吃一惊,那个时代的人肯定更厉害。”

“夫人要是还在就好了。我们也可能够一睹风采。”

兄弟俩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小会。

“我们以后要不要先让大河跟着凤瑄去内域看一看?他说过只要是认定的朋友,凤家并不会阻止他将人带回家去做客。”

“不行。大河跟凤瑄太熟了,容易站在凤瑄的角度上看问题。”

“就是因为熟才能够让人感受到诚意。”

“我去。”

“大江。”

“说不定夫人跟内域凤家有某些联系。我知道的比大哥你们都多。”

“没有用。殿下他们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怎么可能让我们找到?”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找不到?”

“这不是我们可以伸手的事情。殿下早说过了,他可以只为夫人活下去,但我们应该为自己,为家族,为帝国而活,而不是为他跟夫人。”

大山顿了顿,继续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大江。如果不是殿下,我们兄弟五个早就死了。我们的命是殿下的,为他赴汤蹈火都不为过。可是大江,殿下尽管只想要为着夫人一个人活,他到底是我们帝国的亲王。他的命,不单只属于他自己,也属于陛下这个把他当儿子一样养大的哥哥,更属于我们帝国本身。”

大江眉头微皱。

“他为帝国做的已经够多了。他为陛下活的年数也不少。他是一个人,大哥,他不是神,没有三头六臂,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要求另外一个人必须抛弃自己的七情六欲,纯粹只为家人而活,只为帝国而活。”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陛下并没有要求殿下这么做,我们这些人更没有权利要求殿下牺牲自己。但就跟自杀一样是愚蠢的做法,找人也同样愚蠢透顶。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这么多年,耗费的人力物力不计其数,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底下的人,现在还有几个知道殿下想要找的人是谁?没有。不是我们不愿意为殿下前仆后继,而是殿下自己也安静下来了,除了最先跟着他的那批人知道大致的情况,后面的人都不被允许继续参与夫人的遗志。

殿下已经度过了那个坎,虽然没有完放下来,但已经可以平静地生活了。三弟,不要去破坏殿下的心境。殿下守本心,我们守本分。”

兄弟俩不再说话,摘了三个多小时,凤殊才回来。

“老大,你去哪了?”

凤瑄一见到她就迎了上去。

“附近。”

说了等于没说。

她速度极快,不过二十分钟,便将他们摘下来的果子都封存进玻璃箱,放进空间钮。

“老大,以后还是开飞行器来专门采摘吧。要是让付老六他们知道你有好东西就麻烦了。”

“凤瑄说的对,凤老大。财不露白。”

“嗯。你们几个先回去,我有事处理。”

“不行,我要跟着。”

凤瑄第一时间表达了不认同,“万一有什么事,我也可以通知无名号上的人。”

“他留下,你们都回去。在晚饭前我会带着他回去。”

“老……”

凤瑄败下阵来,最终还是跟大河他们回去了。

留下来的大江沉默地看着她。

“跟上。”

凤殊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跟得上,在树林间疾行。一个小时后才停留在了一片齐人高的星星草上。

“将潜伏在土壤中的这种软体虫都给我找出来,放到这个罐子里。”凤殊吩咐完才顿了顿,问了一句,“你有防护服吗?”

大江摇头,接过罐子。

凤殊从空间钮里掏出来一套,扔给他,“穿上再做。”

她自己确是徒手开始了。

他也不问,利索地就穿上了她给的防护服,观察了她两分钟,才学着她的样子仔细地抓虫。

软体虫只有米粒大小,并不是成群结队一团团地出现,而是一粒粒分开,东一只西一只,偶尔粘着在星星草叶面下,少数集中在根部,大多数分散在地面上,相邻的星星草之间的缝隙里。

她种植的时候应当是规划好了间隔,距离非常均匀。人有落脚的地方,小心一点的话,就不会踩死星星草。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类型,她抓了来有什么用。应该不是单纯地为了替星星草除虫害,否则直接弄死就可以了,没必要用上罐子。

话说罐子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很淡,可他嗅觉不错,一拿到手就注意到了。

难道是香水?

没有道理会为一个罐子涂抹上香水。除非,是某种催化剂?

也许这些虫子也是一种药材,她种植星星草为的不是好看,也不是防止土壤硬化,而是为了获取软体虫这种药材?

大江漫无边际地想着,速度却不满,飞快地抓着虫。

又忙碌了三个多小时,凤殊才喊停,掏出来十管营养剂,自己喝了两管,剩下的都递给了他。

“你们发现凤瑄的时候,他情况怎么样?身边有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遗留的物品之类?”

“是老大亲自发现的他,您如果想要知道,可以直接问他。”

“他太小气了,在我将所有信息都掏出来之前,是不会告诉太多我想要知道的消息。”

凤殊掏出几包粉末,往两个罐子里倒进去一部分,剩下的都均匀地撒在了星星草上。

“走吧。”

“您要这种虫子做什么?”

“吃。”

大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您不是有营养剂?而且崇椿果也能充饥,我们上午摘的那些,足够一个人吃上一年。”

言下之意,她明明就不愁食物。

“不是我吃。”

罐子消失了。

大江脚步微顿,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疑惑神情。

凤殊回过头来,“怎么了?”

“您有没有感觉到,就在刚才,空间好像扭曲了一下。”

“空间扭曲?”

凤殊怔了怔,“这里?”

“您没感应到?”

她摇头,他游移不定。

“您跟殿下真的只是单纯的有些交情而已吗?”

“你想问什么?直说。”

见他跟了上来,凤殊再次提速。

他声音极低,几乎小心翼翼,“您的家族,跟我们夫人有关系吗?”

凤殊微微一笑,“没有。”

“那跟您本人有渊源吗?”

“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我曾经听过,夫人要找的人能够来无影去无踪,星舰的速度是无法比得上,但是却能够完爆机甲。这么多年,我只见过您一个人符合这种描述。”

“这是因为你见的人少。”

大江闻言沉默了几秒钟。

“我兄弟五人都是殿下亲手救下来的。父母临死前要我们发誓,一定要帮殿下找到他想要找的人。虽然殿下已经不再要求下面的人寻找了,但是我知道,他并没有放弃过希望,护卫队也一直到处找着。

如果殿下放弃,我也会放弃。但只要殿下坚持,那我就没有理由不坚持。”

“你大哥说得对,亲王殿下不单只属于他的妻子,更不单只属于他自己。更何况你们被困在这里,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是专注眼前事为好。”

“如果将来出去,您会允许我一同前往凤家吗?”

“这个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你是凤瑄的朋友,只要他愿意,你随时可以跟他同行。”

“谢谢。”

大江没再问下去,尽管心中疑窦丛生。

他们兄弟俩说话时声音压得非常低,她没有器械帮助,是怎么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的?

他很确定,交流的时候她并不在附近。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