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河境以上的存在,迸发出来的力量极为恐怖,何况在场的人,基本都是拥有元河境巅峰以的战力,余威,都是能震得普通的紫府上人直接陨落。

双方的顶尖强者,不会选在太过密集的地方出手,这也算是一种默契。

元河境巅峰级别之上的争斗,如果出现了压倒性的胜负,那么,也可以改写战局的走向。

不过现在看来,双方在这方面的差距,算不上特别大。

“麒麟古塔!”

双方刚刚出手,麒麟阁主便是取出了一方一尺高的金色古塔。

这金色古塔玲珑剔透,看上去显然是一件不俗的灵器。

“启!”

麒麟阁主将体内大半的灵力,全部注入到了古塔之中。

“轰隆——”

一尺见方的小塔,居然在顷刻间拔高起来,变成一尊三十三丈的金光巨塔,散发着雄浑古朴的气息,上面,刻录着一道道麒麟图腾。

“麒麟阁主的的麒麟古塔,确实厉害,就让老夫来会会你!”

泛黄银杏林美人冬日心语

一个身穿黑红长袍的男子冲掠而出,手持一杆三丈长的血红大纛旗。

这大纛旗,幽寒无比,散发着极为恐怖的邪道气息。。

这身穿黑红长袍的男子,正是洛兰姬的父亲洛沉坤。

这洛沉坤,身为暗星圣殿指派的人,地位极高,身上的宝物自然也是相当不简单的,实力达到了元海境,比起贪殷老魔都要厉害一分,这些年,他与麒麟阁主争斗了十几次,每一次都没有分出胜负。

今日决战,他定要战个痛快。

“沉山上指!”

洛沉坤朝着前方迅速打出一指,千道邪煞紫气,瞬间便是涌动而出,犹如千支箭矢一般朝着麒麟司主冲击而去。

“若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彰显我麒麟阁的威名!”

麒麟古塔之中,涌动出一道道威势,朝着洛沉坤轰击了过去。

双方陷入了焦灼的大战之中。

二人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想要分出高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一边,白虎阁主宴浩一脚踏出。

白虎阁主宴浩,是岚武大地强者榜上,位列前十的存在,达到了半步元海境,他出手的瞬间,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噌——”

宴浩直接抽出了一柄纯白的长剑,这是白虎阁传承了数千年的至宝,白虎缙云剑。

千年以来,这柄白虎缙云剑下,不知染过多少天才雄主的鲜血,就算是这几十年来,宴浩甚少出手不再动手杀人,这柄剑的威名,依旧是传彻凰灵州上下。

这宴浩,尊号白虎剑君,剑之意境达到了五品巅峰,半步六品的层次,单论在剑之意境上的造诣,在岚武大地上,可谓无有出其右着,如今的陈子陵在剑道上面的造诣,比起白虎剑君来,也是稍差了一些。

今日,宴浩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袍,外表看上去非常普通,可实际上,今日的宴浩,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剑意,仿佛身体就是一柄剑,显得相当不凡。

“血寰老贼,还不出来受死!”宴浩厉喝一声,出字如剑,一股剑罡传彻千丈。

口中的血寰老贼,自然就是暗星南府的府主,血寰郎君。

“宴浩,你死期将至,还敢如此狂妄,今日本君就劈杀了,送你上黄泉路。”一道厉喝传出,血寰郎君一脚踏出。

血寰郎君今日身穿血色重铠,手持一杆丈八的方天画戟。

在暗星北府被灭之后,分府之中,实力就属南府最为强大,而血寰郎君,也是在岚武大地强者榜单之上,排进前十的存在,一身血功睥睨四方,修为半步元海境,亦然强大无边。

“你我争斗十年,今日,我与你必有一死,不过,那人绝对是你,一对一,百招之内,我定斩你。”宴浩冷漠的瞥了他一眼,冷声到。

血寰郎君眉头一皱,面色清冷,道:“等你成为了我画戟之下的无头尸,再来说大话讥讽我吧。”

血寰郎君浑身上下血气喷涌而出,千道血气汇聚成百条血蟒,最终汇入方天画戟之中。

血寰郎君投出方天画戟,犹如怒龙一般朝着宴浩剑君轰杀了过去。

这血寰郎君在暗星天宫之中的战斗力,位列前四,实力不可小觑。

“黎月剑一!”

宴浩剑君手中的白色长剑,画了一个圆满的圈,虽然只有一剑,但是这一剑之中却能感受到万道剑气。

方天画戟投下,却被这宴浩剑君这一剑,轻松挡了下来。

“黎月剑二!”

千般剑气瞬间聚拢,强大的剑气波动只留一点,朝着血寰郎君破袭而去。

血寰郎君面色陡然一变,赶忙将方天画戟握入手中,而后朝着宴浩剑君那一剑挡了过去。

但只是这简单一剑,干脆利落,将血寰郎君震飞出去数百丈。

“怎么可能!他能难不成已经突破到了剑之意境的第六品?”

血寰郎君的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几个月前,他和宴浩剑君相比,实力还是在伯仲之间,可现在,却已经出现了一分差距。

强大的压力之下,让宴浩剑君又有了突破。

看来这次,还真是低估了这宴浩剑君。

“宴浩,这次我确实是差了你一步,但是你这一点突破,还不足以扭转局势,如果是别的时候,我真想拼死与你一战,可今日这一战,至关重要,不容有半点闪失。既然你已经达到了六品意境的层次,就莫要怪我以多欺少了。”

血寰郎君迅速打出了几道传音。

三个元江境的修士,立刻站了出来,这三个人,都来自于暗星南府,都是血寰郎君的心腹之人。

“以四战一,算什么本事,阁主,我等前来助战!”白虎阁内,几个上长老踏空而出,来到了宴浩剑君的身后。

“你们几个,你去对付别人吧,这四个人,我还能够抗住。”宴浩剑君开口道。

语气之中,藏着一份自信。

意境,三等之分,一至五品,乃是下品,六至十品,乃是上品。而十一与十二品,乃是至、极之境。

宴浩剑君在第五品困了六十年,三日前,他才因为一个缘故,终得玄奥,突破了六品的剑意,上品意境和下品意境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就好像是紫府境和十二重武境一般。

以一战四,宴浩剑君虽然不敢言胜,去也自信,在三百招之内,他不会败。

如今岚武司的紫府上人实在是缺口太大,能多抗一个是一个。

“那好,阁主千万小心。”那几个白虎阁的上长老,知道宴浩剑君实力大涨,就算是无法击败这四人,抗下他们,应该不难。

“宴浩剑君好大的能耐,以一敌四,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几分本事!能抗住几招。”暗星南府的大长老血黥绝面带怒意的喝道。

血寰郎君与三个元江境强者,围住宴浩剑君攻杀起来。

……

双方的强者,一个接着一个的出战。

昏暗的天空,被无数强者迸发出来的光芒弄得忽明忽暗。

天地之间,杀成了一团。

两边上亿的军队,几乎是半数接壤,漫天的血光。

才过去没多久,就不知道已经陨落了多少人。

盛况,这是前所未有的战争盛况。

但是却是最为悲惨的盛况,岚武大地数千年来未有的惨战。

……

双方的强者,不断出战,各自划了一片战场,开始了可怕的交锋。

岚武司这边,虽然有不少人以一抗二,甚至是有宴浩剑君这样以一抗四的猛人,但是顶尖强者的数量,确实出现了缺口。

原本,在顶尖强者的数量上,岚武司和暗星天宫差距不多,但是这次,黑市带来的顶尖强者,实在是不少。

陈子陵按着手中赤霄剑与伏渊戟,一直都没有动手。

……

已经有六七十个元江境以上的存在,投入了战斗,这么多的强者,像是要把天穹都打穿一般。

岚武星上,无数人都在惊叹这一场大战,谈论最多的,自然还是云清河和宗政阎的交手。

两个元海境的存在,可谓是站在了岚武大地的巅峰。

“天啊,宗政阎的实力居然是这等的可怕,难怪能当暗星天宫的主宰者,这威力,恐怕能异移平一座山脉吧。”不断有人,有人惊叹宗政阎的强大力量,就算是在天网的影像中,宗政阎的实力,还是那般心惊动魄。

“难道呢云清河弱么,我看他们两个这一战的胜负,可是相当的不好说呢。”有一个人开口道。

云清河的实力,也是相当的可怕,出手之间风雷涌动,面对宗政阎的强大势力没有丝毫落入下风。

“不过这次,宴浩剑君的表现,也确实是惊艳,以一敌四,目前看来都是不落下风。”

……

在宗政阎和云清河交手了一刻钟之后,暗星天宫的阵营之中,悄然走出了一位黑袍老者,小半个月之前,陈子陵刚见过他。

正是黑市之主,贪殷魔君。

在贪殷魔君出来的瞬间,一艘朱红的战舰之上,有一位绝美的清丽佳人,踏出船首。

她身披一件朱雀红袍,面容绝美,透着空灵之意的双眸之中,似是满载着一幕星夜,周身都流淌着让得人的目光看过去便是再难以转移。

便是红颜美人榜上排名极高的洛兰姬与之相比,也是差距不小。

岚武大地红颜美人榜上首一。

朱雀阁主,钟罄。

一般来说,女子到了五十岁以上,就算是修士,都很难排入红颜美人榜前十了,毕竟,天下年轻貌美的女子太多,而上了年纪,就算是保养的再好,也难免会留下一些岁月的痕迹,显得有些不甚完美。

但是对于钟罄来说,时间,似乎从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明眸善睐,顾盼生姿,任何词句拿来形容她的美丽,都会觉得不太够,红颜美人榜,她是绝对当之无愧的首一。

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钟云烟和钟芷溪的母亲。

这钟罄,来自于岚武大地之外的地方,她背后的身份是什么,在岚武司里,没有几个人知晓。

当年,追求过钟罄的人,可谓是车载斗量,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地位高绝之人,青龙阁、白虎阁主都曾倾心于钟罄。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最终选择了赵至宴,一个来自于“蛮荒”之地的小子,天资在岚武司的弟子之中,只能算是不错,连出彩都算不上,更不用说是出众了。

那时候的钟罄,已是紫府上人了,而赵至宴,还只是武王而已,无论是地位、修为都是差了一大截。

她的这个决定,当时是震动了不少人。

岚武大地千年来的第一美女,却如此轻而易举的下嫁,其中缘由,只有钟罄自己一人知道。

“谁愿意与我,一同出战?”钟罄的视线一扫而下,看这种人开口询问道。

钟罄的修为不弱,但是在老一辈武者之中,她毕竟太过年轻,如今的境界乃是元江境巅峰,与元海境之间还存在不小的差距。

她能第一个带头站出来与贪殷老魔叫板,就已经是非常不简单了。

半个呼吸的时间,没有人敢回应。

与钟罄这般的绝伦女子一同对敌,确实是一件美事,但是,对方毕竟是黑市之主,元海境的存在,有几个人有胆子去送死?

“钟伯母,让小侄与你联手一战,如何?”陈子陵手持伏渊戟赤霄剑,催动鹏雷破虚身法,横出一步,来到了钟罄的面前。

“陈子陵。”钟罄淡然一笑,道:“既然你有这个胆子,那就我们二人联手制敌。”

陈子陵站出来,就已经让很多人惊讶不已了,而钟罄居然答应了下来,更是让许多人匪夷所思。

陈子陵的天资厉害,这岚武大地上久有传闻,谁都知道,陈子陵潜力无限,未来必定不是什么凡俗之辈,但是天资厉害归厉害,他毕竟是年轻一辈,插手老一辈强者的交锋,就已经是勉强了,怎么敢去和元海境斗?

他真的知道什么叫元海境么,知道元海境是何等可怕,何等顶尖的存在么,难道元海境界,是仅仅凭借一腔热血就能够挡住的么?

简直就是胡闹。

不,是在找死!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