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对!不知道多久的事儿!”陆建国笑意盈盈的顺着李金凤的话,说了一句。

实际上,他觉得也没多久了。

横竖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对了,我明天要去吴教授那儿,邀请他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你跟我一起去?”李金凤看向陆建国。

“好!”

陆建国一直听到李金凤提这个教授的名字。

对这个曾经的省城教授,有诸多的好奇。

“你要不现在教我用照相机吧,趁着我们离开之前,还能拍不少照片!”

李金凤不知道陆建国送给她的照相机是多少钱一台。

不过既然买回来了,肯定要用的。

若是可以,再拍几张全家福,等过个十几二十年,再拿出来,那也是一种纪念。

“好!”

清纯养眼美女清新阳光露齿甜笑户外摄影图片

陆建国对李金凤几乎是有求必应,她说什么,他都答应。

将照相机拆开,装上胶卷,一个小细节,一个小细节和李金凤讲解。

陆建国原本以为,要教很久,可令他惊奇的是,他不过讲了一遍,李金凤好像就已经完全掌握了,拿着照相机的姿势,竟然还有几分专业。

他像是发现了宝藏似得,夸奖起了李金凤,“金凤,我发现你是真的厉害!”

他忽然记起,李金凤的师父,杨大军说过的。

别人学拖拉机,长的三个月甚至一年,最短的,也要半个月一个月,可她不用人教,就会。

甚至有些人学几年学不会的,他讲一遍,就清楚。

就好比现在,他教如何使用照相机,她也只听了一遍。

“呵呵,或许是……天赋?”李金凤厚着脸皮说了一句。

她还真不好意思说,她上辈子念大学的时候,选修学过几年的摄影。

那会儿教他的摄影老师,是个摄影迷,手上各种相机都有。

用胶卷的老式相机。

以及后来普及的数码相机,单反等等!

总之,她这算是沾了上辈子的光!

“确实是天赋!”陆建国认同的点头。

若不是天赋,换做另外一个人,还不知道要学多久。

“建国哥,我去给你拍照吧,等回江北,我们整个暗房出来,洗照片!”李金凤说。

“好!”

李金凤拿着照相机,在到处选角度,选采光。

“不行,这屋子太暗了,我们出去照!”

难道有个新鲜玩意儿在手里,李金凤就像照个比较完美的照片。

陆建国跟着她出去,最后在李家后院的院墙边上,照了一张。

具体照的咋样,还得等照片洗出来才知道。

李金凤着想的空档,正好黄玉出来,见李金凤手上拿了一个铁皮盒子一样的东西,黄玉也不认识,便多嘴问了一句,“金凤,你手上拿的是啥?”

“是相机!大嫂,快过来,我给你照一张!”李金凤道。

一听相机,黄玉整个人直接傻了。

“啥……啥?”她呆呆的看着李金凤。

黄玉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她听到了啥?

相机?

是照相馆那种相机吗?

“照相机,拍照的!照相馆也有,不过照相馆的好像比这种大!”

ttshuo

第679 聘礼3

“金凤,你这铁皮盒子相机哪里来的?借的?还是……”

相机的外面,有一层真皮,所以黄玉直接喊的铁皮盒子。

“建国哥买的!”李金凤说。

黄玉倒抽了一口气!

我的娘啊!

黄玉真的好像问,陆建国到底是干啥的,咋这么有钱呢!

人家总说啥三转一响,她看这照相机,能够顶得上所有了。

越看,越觉得新奇,越看越觉得了不起。

黄玉被李金凤拉着站到陆建国站的位置上,比划了半天,终于找准了角度,咔嚓一下,按下了快门。

李金凤虽然没有问过相机的价格,但她知道,相机不便宜,胶卷同样不便宜。

能省则省,每一张都不能浪费,每一张都得恰到好处!

“可以,大嫂!”李金凤说。

话音刚落,黄玉凑了上来。

她还是瞪大双眼,看着李金凤手里的相机。

“金凤,这咋没出照片咧?”她问。

“还没呢,这种不是傻瓜照相机,要自己在暗房洗照片!咱家没那条件,我准备去了江北,再洗这照片,到时候给嫂子寄回来!”

洗照片,不能有半点光线,李金凤怕一个不小心,毁了一张胶卷,她得心疼死了。

“寄?不用!你下回回来给我带就行了,干啥花那冤枉钱!”

虽然挺想早点见到自己的照片是啥样,但浪费钱的事儿,黄玉决计不让李金凤做。

“咋方便,咋来!”李金凤道。

拍了两张照片,李金凤也算过了把瘾,剩下的,她就不敢拍了,免得到了结婚那天,没胶卷了。

黄玉踏着轻飘飘的步伐,去找男人李大虎。

一见到他,就和他说自己也拍了照片的事儿。

“你说这建国到底是做啥的?上回送金凤一辆自行车,这回又送个相机,他家是不是特有钱那种?”

“咋啦?想知道?”李大虎笑了笑,目光落在满脸好奇的黄玉脸上。

“当然想知道!她也是我们家小姑爷,以后要是有人问起,我咋说?”黄玉问。

“那咱就去问问呗!顺便也去看看,你说的那相机长啥样!”

生活在乡下,生活多数时候,就围绕着赚工分转。

长期下来,日子很是枯燥。

突然听到一个新鲜玩意儿,李大虎也满是好奇。

“成,我也还没看够!”

两个人去找李金凤和陆建国。

正好李金凤还没收相机,便递给李大虎瞧瞧。

拿着相机的时候,李大虎的手都在抖,生怕一个不小心,将这宝贝疙瘩给摔了。

他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看不够。

“这得值不少钱吧?”李大虎一边说,一边轻轻碰了一下相机的外壳。

“也没多少!都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陆建国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并不想提相机的价钱。

主要是不想给李金凤负担。

“建国,你别怪我这人嘴多,我其实挺好奇,你是干啥的。”李大虎突然说。

他之前听李金凤说过,陆建国是城里做事的,可是不是工人,是啥工人,他不知道。

就像黄玉说的,万一有人问起来,他咋回答?

ttshuo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