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母心里急呀。

儿子在医院等着要钱看病,她却一分钱都借不到。

李母还弄得整个村都知道孟离跑了。

本来有人还经不住李母的软磨硬泡打算借点钱给李母的,听李母一边借钱一边说孟离跑了,惊讶之余,又果断把借钱的念头给掐灭了。

李家也就他们家儿媳妇挣钱,这儿媳妇都跑了,借出去的钱谁还给他们呀。

李母借不到钱,把不借钱给她的人在心里骂了个遍,记恨上了。

最后灵机一动,跑到村长家去哭哭啼啼地诉苦去了。

然后又委婉地向村长表达想要借钱的意愿,你是村长耶,村民家中困难,你能袖手旁观吗?

李母这一哭闹,引来不少看好戏的人,围在村长家门口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弄得村长面色难堪。

村长当然也不想借钱,但是碍于面子与名声,只能借了钱与李母,也不忘写了个借条让李母盖了个手指印。

李母借了钱,一句谢谢也没说,又急冲冲的乘车去县城交钱去了。

妹纸可爱女仆装带你游江南

孟离到了县城找房也快,之前就来县城踩过点了,哪里的房子比较便宜孟离了解过了。

孟离拧着包,找了一个单间,条件很差,里面只有一块木板,下面是两个长条石墩子垫着的,房东说那就是床。

好吧。

看在房租便宜的份上,孟离就相信那是一张床。

厕所也在走廊的尽头,房东是个中年胖女人,看着孟离面黄肌瘦带着个同样面黄肌瘦的孩子,一看就知道是农村来的。

态度也在孟离面前高傲起来。

还给孟离说了很多规矩。

墙面不许让孩子乱画,做饭不许做太呛人的菜,走廊还要孟离自己打扫。

孟离看着房间墙面坑坑洼洼,上面是涂鸦,还有拍死蚊子留在墙面上的蚊子尸体的印子,没说话。

房子是你的,你想怎么规定都行。

而一个走廊好几个房间的租客都是要走的。

门口走廊的地面上贴着死去的蟑螂,明显是被人踩死的,而且走廊是贴了地砖的,现在却脏得已经看不清地砖的本来颜色了,孟离忍不住问:

“这么多租客,我一个人打扫?”

女房东翻了个白眼,手里拿着蒲扇扇了扇,不耐烦地说:

“他们不扫,你要能叫他们扫,你去啊。”

孟离无语,算了,看在房租的面上,忍了。

孟离交了钱,买了一些工具把房间打扫了下,又去买了一个电炒锅回来,可以做些简单的饭菜。

还买了一些日常必须的生活用品。

等孟离忙完这一切,天都已经黑了。

孟离为了庆祝顺利离婚,果断带着孩子出去下了个馆子,还给孩子买了身新衣服,又给孩子买了些小玩具。

也不敢选择太贵的,她手上拿着刚发的薪水,工厂还押着一些没结完的工资,过段时间再溜回去拿。

这段时间她和孩子还要紧着过。

孟离又在县城给孩子找托儿所,孩子太小了,有些地方不愿意收,而且费用比镇上还贵一些。

孟离也发愁,要找一个委托者回来也能胜任的工作挺难的。

毕竟委托者小学都没毕业。

有些不合适的工作,她一走,委托者回来可不得懵圈了。

孟离最后在花卉市场找到一个工作,就是帮别人看着店面。

工作对于孟离来说并不是很累,就是每天把那些花盆,盆栽搬到店门口,然后打理打理。

到了关门的时间,又要把东西搬进去。

但很多大一点的盆栽并不轻,中等的盆栽都是都是几十斤,孟离都是一个人搬来搬去的。

委托者回来估计会吃力一点。

但是她会给委托者存点钱,如果委托者回来不愿意再干这个工作了,也可以任性换掉。

孟离又在附近给孩子找了一个托儿所,早上送孩子去,下午抽时间去把孩子接到上班的地方,让孩子等着她下班。

关于每天花些时间接孩子,孟离在找工作的时候就已经给老板商量过了,老板对此表示理解,接个孩子一二十分钟,也不影响什么。

孟离几天把她与孩子的生活安顿下来,而李平凯那边情况却很惨了。

李平凯在医院住了几天,每天都说自己头晕眼花,浑身酸痛无力,有时候感觉气都喘不上。

医生呢,又给李平凯检查了几遍,也没查出什么问题。

李母呢,为了李平凯每天的住院费用,弄得焦头烂额,每天都在到处借钱,还去了一些隔壁村上的亲戚家借钱。

李母各种悲情演出,才堪堪把李平凯的治疗费用交上。

让李母倍感心力交瘁。

甚至李母还跑到之前孟离上班的地方,找到工厂的负责人问孟离还有没有工资没结的。

可以结给她,她有急用。

当然,是以自己是孟离婆婆的名义去的。

工厂的人一脸懵,不是前两天还跑来工厂破口大骂人家,搞臭人家名声的吗?

工厂的人表示工资只能本人领,李母又骂骂咧咧地走了。

李母回到医院,又缠着医生问自己儿子到底什么情况嘛。

医生只是建议李母老两口带着李平凯去市里的大医院做检查,大医院设备齐一些。

李母与李平凯在这期间一直问医生,他这样是不是被人打的了。

医生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两人,谁打你了。

身上没有一点痕迹。

也告诉李家人这肯定不是被人打成这样的。

被人打成这样是能检查出来的。

李家人很失望,如果能检查出来是被孟离打成这样,就可以去告那女人了。

打人是犯法的,到时候这段时间的医疗费肯定要那个女人出。

对,还有营养费这些东西,都要她出。

而且也可以借此机会找到她,现在人跑了,他们找不到,但是警察肯定是可以找到的。

可是医生说不是,儿子又咬死了说就是她打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李母李父看着儿子走个几步路都要大喘气的样子,也忍不住在心里怀疑儿子说的是不是事实,但都不敢问,问了儿子铁定要发火。

李家父母没有办法,儿子这样实在心疼坏了,但是去市里的大医院检查得要钱呀。

钱从哪里来?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