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阵王轻飘飘的一巴掌下去,千星阵王下意识的便是想要反抗。

但是还不等他做出反应,便是察觉到周身的空间仿佛一瞬间变成了层层枷锁将他给围困。

他浑身的力量在那一瞬间直接被压制了下去。

“啪!”

一个响亮的脑瓜崩落在了千星阵王的头上。

“老东西,你也就能欺负欺负我了。”

破阵王头都没有回,一巴掌拍完,便是将注意力完的放在了林凡身上,完没有去管千星阵王的嘟囔。

五寸天风的出现,破阵王自然是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若是这样的妖孽能够渡过天劫,那这一次的暴风大比,注定是他们风行皇朝要出尽风头。

只是,五寸天风啊!

三寸天风一些天骄都是难以渡过。

便是林凡的实力逆天,但是其灵师修为展露的并不多。

冰雪奇缘女孩秀美动人

破阵王从那些资料之中也只是能够看出林凡星力修炼一道很强,但是其灵师修为到底多强,便是破阵王也不是太明白。

不过能够引来四寸天风的天骄妖孽,那肯定不会是蠢货,敢于此时引动天风降临,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把握的。

此时,破阵王只能够是如此安慰自己。

一切,都要看林凡的实力了。

……

没有任何的酝酿,在那狂风出现之后便是直接朝下,张牙舞爪的朝着那林凡所在的位置扑下!

林凡星宫之中。

四朵灵炎照耀四方,林凡的灵魂坐镇星宫正中,在其头顶位置则是漂浮着那再度收敛了威能的大日金乌图。

此时的林凡,其灵魂体已经是达到了四寸来高!

就在林凡爆发出自身的灵魂气息之后,下一刻,一股危机感便是自其灵魂深处蔓延开来。

“天劫,降临了~”

那股危机感从灵魂深处迸发,躲不开,避不掉。

那是天道降临的天劫,是对于他们这群敢于朝着更高等生命攀登的求索者的磨炼。

躲不掉,也没有必要去躲。

“来吧,来吧,让我试试这所谓的天劫有多难!”

林凡心底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却是斗志昂扬。

下一刻,天风便是已经悄无声息的穿过他的身躯,降临在了其灵魂体之中。

“唔!”

一声闷哼,林凡原本挺直的身躯猛然变得佝偻起来。

而在林凡身旁,那原本还有序旋转,熊熊燃烧着的灵炎忽然之间分散成了无数的火星在星宫之中四溅而开。

精神海暴动,灵炎四散飞腾!

轰隆隆!

原本尚且还算是平静的精神海洋顷刻之间便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其中浪花不断的翻涌,疯狂的动荡不休。

而那些不断暴动的精神力竟然是在某一刻冲到了星宫之外。

浩浩荡荡的精神力疯狂的轰击着四周的空间。

狂暴的精神力失控之下,将那原本笼罩在林凡身外的抑灵阵都是给轰击的不断作响。

这般大的动静,自然是吸引了外界那两位星辰境王者的注意。

破阵王和千星阵王两人原本便是一直关注着林凡的。

此时,那些精神力一暴动,他们两人便是明白,里面的那位无双侯已经是开始渡劫了。

“好强横的精神力,这般强度,感觉都不比那些踏入四炎灵师初期的灵师弱了。”

“若是这位无双侯渡过了这一次的劫难,那其仅仅是凭借着灵师一道想必都是能够横行天梯境四重天以下!”

虽然嘴中在赞叹这林凡的天赋,但是破阵王还是听出来了千星阵王口中那掩饰不住的担忧。

眼前的情况,不仅是千星阵王明白,他破阵王也是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

精神海冲击星宫,甚至是引起了精神力暴动,虽然这般情况放在历来他们见过或者听说过的灵师渡劫之时发生的情况差不多。

但是此时在里面渡劫却是那位少年封侯的妖孽天骄。

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精神海暴动到这个地步。

这代表着此时的林凡已经是丧失了对于精神海洋的掌控,其灵魂受到了重击。

那天道降下的劫难已经是进入了林凡的灵魂之中。

就在那天风入体的刹那之间,林凡那挺直的身躯都是变得佝偻了起来。

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蜷缩在一起,灵魂体都是在微微的颤动。

若是细看便是能够看到,林凡那四寸来高的灵魂体此时已经

是被一团微风给包裹在内。

痛!

无尽的疼痛!

这是真正意义之上深入灵魂的痛苦!

就在天风入体的瞬间,林凡便是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好像从上到下,从里到内都是在不断的被人切割。

疯狂切割!

原本坚韧的灵魂此时在那些天风之下却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在林凡灵魂体之上,天风化作无数微笑不可见的风刀不断的切割着林凡的灵魂体。

这种痛苦,堪比凌迟!

甚至比凌迟还要可怕。

凌迟只是从身体外部,一刀刀的削肉,但是这天风却是直接从灵魂各处发难,深入神魂深处。

同步进行。

近乎是一瞬间,林凡的灵魂体便是被分割成了为不可见的上百万份。

而那天劫之上却是似乎还带着一股神奇的力量。

在将那灵魂切割之后,只不过是刹那之间,其中的切口便是再度愈合。

就这样林凡的灵魂体在不断的破碎,重组,破碎,重组……

一声声充满了痛苦的闷哼声响彻星宫。

对于星宫之中那狂暴的精神海洋,林凡此时已经是没空去管了。

他如今根本是分不出来半点意识去掌管那精神海和灵炎,所有的意识,此时都是在艰难的与那无处不在的苦痛对抗。

这般疯狂的粉碎身躯灵魂的痛苦,若不是林凡本身有着两世经历,灵魂天生便是比之常人大了许多,其意志,心性,皆是上上之选,忍耐性也是极强。

要不然,可能在接触这天劫的瞬间便是被这无处不在的痛苦给直接折磨的意识崩溃!

诺大的星宫之中,精神海在不断的暴动,灵炎化作星星点点的火光四散而开。

林凡身躯蜷缩,不断的与那痛苦抗衡着,其轻哼的声音,还没有传出多远便是直接被那精神海的暴动所遮掩。

一次,两次,三次……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林凡的灵魂体被切割了一次又一次。

而那天劫仿佛是漫长到看不到尽头。

便是林凡那强大的意志,在这般恐怖的折磨之下都是渐渐的有些模糊了起来。

这也是让得林凡根本没有去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那原本四散而开,化作漫天火星的灵炎却是再度以极快的速度凝聚在了一起,重新漂在了林凡身旁。

而那狂暴的精神海,竟然也是缓缓的安静了下来。

再度恢复到了当初波澜不惊的模样。

外界,破阵王和千星阵王发现,那原本极为狂暴的精神波动忽然消失不见。

不对,不应该说是消失不见,应该是,忽然平复了起来。

那种感觉,就仿佛是那精神之海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直接缩头,不敢动弹。

这般变化,使得破阵王两人的心瞬间提了起来,甚至千星阵王眉头都是忍不住皱起。

附近的精神力异常,自然是瞒不过两人的感知的。

这般明显的变化,从狂暴到平静,竟然是只用了区区数息的时间。

在千星阵王的印象之中只有一种情况符合现在的场景。

那便是,灵魂泯灭,精神海自然也是随之散去,所谓的精神暴动平复,很可能是因为引动精神暴动的根源不存在了。

根本不存,那意味着,其中的无双侯,陨落了?

此时不仅是千星阵王想到了这点,便是那位破阵王同样是忍不住往这方面去想。

瞬间破阵王的面色便是阴沉了下来。

天骄陨落?

想到这里,破阵王便是一阵头疼!

若是林凡因此陨落在这里,不说之后他们风行皇朝之后的暴风大比想要脱欧重重阻碍进入到最后的暴风战城将会变得极为的艰难。

便是其身后都有着不少的麻烦。

这可是一位天骄,而且是刚刚被人族族地册封而成的无双侯!

一位天骄莫名的陨落在了风行皇朝之中,肯定会引来人族族地的调查,这还只是一个小麻烦。

关键是,这位天骄还不是他们风行皇朝的!

并不是那种知根知底的天骄。

情报显示,其是突然出现在风行皇朝边界地带的。

其身后有着什么势力,或者什么强者在支撑,风行皇朝一无所知。

但是从其修炼的功法,战技,使用的兵刃等等方面可以看出,其身后必然是有着一庞大势力的。

这位估计就是出来历练。

偶然之下到了他们风行皇朝之中。

原本风行皇朝也只是

想要与林凡进行互惠互利的合作。

其身后的势力肯定是不会不答应,但是此时,一位天骄陨落在了这里,还是因为他们皇朝为了让其短时间之内突破到四炎灵师的地步才是陨落。

那其身后的势力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破阵王已经是隐隐的能够想到了。

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妖孽,其身后势力怎么会小了。

这一次,风行皇朝算是摊上了大麻烦了。

“不对!”

“那位无双侯的气息还在!他,没有陨落?”

虽然已经是确定林凡陨落了,但是破阵王还是下意识的感知了一下那阵法之中的情形。

然而,让得他惊喜的是,原本已经是认定将要陨落的无双侯此时竟然是还有着气息存在。

甚至其身上的气息正在稳步提升。

“有强者出手?”

破阵王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了起来。

但是随即便是明白了过来,这根本就不可能有着强者敢于在这个时候出手去干涉天劫。

无数血淋淋的教训摆在那里,警示着后人,想要插手天劫的,不管是谁,都要死!

没有强者出手,那便是意味着……

那位无双侯,手段倒是不少,能够成为天骄的果然没有一位是简单的存在。

而和,也是说明了,对方身后的确是有着强大的势力支撑。

根据破阵王的理解,天劫外人根本无法插手,但是此时的情况却是明白的摆在这里。

林凡的精神波动由原本的狂暴到现在的平稳,仅仅是经历了数息的时间。

这明显是不正常的。

他们了解到的层面最高只能到皇主级,听到的传闻也只是一些初入入圣的强者传闻。

初入入圣的强者没有办法,那那些资深入圣者呢?

天地广阔,说不定便是有着哪位强者研究出了这样的办法呢。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

林凡还活着,这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且看样子,距离其成功突破也是没有多久了。

星宫之中。

林凡此时所有的意识都是收回,正在与那天风造成的痛苦极力对抗。

处于一种昏睡的状态,根本没有察觉到星宫之中的变化。

自然也是不知道其中发生的事情。

星宫之中。

在那精神海洋变得平静之后,忽然,在那精神海正中,有着一道小小的旋涡忽然出现。

旋涡回荡,不久,便是有着一只巴掌大小的青铜色酒壶缓缓的漂浮而出。

那酒壶之上布满古朴的纹路,道道纹路之上散发着青色荧光,看起来颇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味道。

这样的东西,便是常人见到,虽然不认识,也是会泛起一种念头。

这是一件宝物!

而最为引人注意的却并非这酒壶。

而是那缓缓浮现在酒壶之上的那一道略微显得有些虚幻的身影。

那道身影是一位女婴。

她穿着青色兜肚,光着脚丫站在那酒壶之上。

仿佛是刚刚睡醒,这小家伙打了个哈欠,扭头四望,好像是在找着什么。

而随着她的动作,在她头上的冲天辫也是一晃一晃的,看起来颇为可爱。

但是在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之后,她抬起肥嘟嘟的小手挠了挠后脑勺,好像是有些烦恼。

看起来,她应该是没有找到需要的东西。

忽然,她动作一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一屁股坐在了身下的酒壶之上,板着自己的脚丫,抬起头,露出了略带婴儿肥的可爱小脸,一双大眼睛眨巴着盯着上方的林凡。

那双清澈的眼神之中瞬间便是有着喜悦爆发而出。

最新网址:.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