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李元芳忽然欲言又止。

王莽看了出来李元芳有话要说,他说道:“水木,你有什么话就说。”

李元芳点了点头,说道:“我刚出门抓药的时候……”

李元芳出了客栈的门,在街上四处看看,见不远处便有个药铺的幌子,他赶忙走了过去。

在路过一座小茶坊门前时,茶坊内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掠而过。

李元芳赶忙停住脚步,侧身让到一旁,闪目向内望去。

只见邓通坐在一张桌前,与茶坊的小二说着什么,小二指指点点,邓通连连点头。

不一会儿,他将一贯钱递到小二手中,快步向外走来。

李元芳赶忙背转身,伸手抓起茶坊门前小摊上的斗笠扣在头上。

邓通并未注意他,出门后快步离去。

李元芳转过身望着他的背影,待他远去,伸手摘下斗笠,进了茶坊。

小二连忙迎上前来:“这位爷,您几位?”

美丽公主

李元芳劈头问道:“刚刚走的是卧虎庄的邓通邓六爷吧?”

小二说道:“正是。”

李元芳说道:“他问你什么?”

小二愣住了:“这……”

李元芳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放在小二手中。

小二立刻眉开眼笑:“刚刚六爷问我,这两天有没有看到一群人押着很多大车向盱眙方向而去。”

“哦?”

“小的告诉他老人家,前天傍晚,有几十号人押着很多大车往北去了,具体是不是到盱眙就不知道了。

他又问,领头的长的什么样儿,小的告诉他,领头的长着串脸胡,样子挺凶,嗓门儿也特别大。”

李元芳问道:“还有呢?”

小二说道:“别的就没有了。”

李元芳点了点头,转身向药房走去。

……

听到这里,王莽说道:“你是说邓通?”

李元芳点了点头。

小清皱了皱眉:“邓通怎么会在这里?”

王莽说道:“听水木的描述,这个邓通似乎知道些什么的样子。”

小清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李元芳说道:“店小二说,曾经看到几十人押着大车向北去。领头的是个大胡子,听他的形容很像是庞四。”

小清眉头一挑:“真的?”

王莽说道:“向北就是朝盱眙县城方向而去。”

小清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王莽沉吟片刻道:“现在就去盱眙。一来为彭春治伤,二来查找庞四的下落。”

小清说道:“他们先行,咱能追得上吗?”

王莽说道:“庞四率盐枭取陆路,又有大车随行,一定不会走得太快。我们立刻动身,走水路抄近道,赶在他们前面到达盱眙。”

……

太平镇位于盱眙县城东五十里,是个不足百户的小镇甸。

此时方交黄昏,夕阳西下,一条快船停靠在埠头旁,王莽和李元芳抬着重伤的彭春沿跳板走上埠头。

后面的小清和艄公走在一起,她问道:“艄公大哥,这里就是太平镇?”

艄公说道:“正是。”

小清问道:“此处离盱眙县城还有多远?”

艄公说道:“离县城尚有五十余里的路程。”

王莽问道:“走陆路或水路到盱眙是不是都要经过太平镇?”

艄公说道:“正是。二位客官,你们带着病人,我看今晚是到不了盱眙了。不如在镇中宿下,明日一早寻下一副好脚力再行不迟。”

小清和王莽、李元芳对视一眼,看了看天色道:“也只有这样了。”

说着,取出几贯钱钞会给艄公,艄公连声道谢。

王莽和李元芳抬着彭春,与小清向镇中走去。

此时街面上冷冷清清,已基本没有了行人。

王莽、李元芳和小清等人走进镇上的小街,见到不远处的街左有一家小客店,门前挂着幌子,上书:“水陆客栈。”

小清一指客店道:“水生,水木,咱们就在那儿借宿吧!”

王莽点了点头,李元芳更是不会有别的意见,说着,几人向小客店走去。

客店的外堂非常狭窄,只有迎门的一个柜台和两张方桌,外堂旁边便是个不大的厨房。

店老板无精打采地坐在柜台后,拨拉着算盘珠子。

老板一见进了客人,赶忙站起身来:“二位客官……哟,这儿还有个病人呢!”

小清点了点头道:“要两间上房。”

老板赔笑道:“姑娘,咱们这儿荒村野店的,没有上房下房,所有客房都是一样。”

小清笑道:“那就要两间客房吧!”

老板高声吆喝道:“好哩。”

说着,提起柜台上的钥匙串,对王莽和小清等人说道,“几位,里边请。”

说完,店老板引着王莽、李元芳和小清走到客房门前,打开锁钥推门而入。

顿时,一股刺鼻的霉味扑面而来,王莽和李元芳没有多余的表情。

而小清使劲扇了扇,开口道:“真难闻!老板,还有没有好一点儿的房子?”

老板歉意地道:“姑娘,刚刚小的就说过了,店中所有的房舍都是这样。”

王莽看了小清一眼道:“行了,你就凑合点吧!”

说着,他和李元芳合力将彭春放在床榻上。

店老板说道:“哦,对了,三位,晚饭是在店里吃,还是出去吃呀?”

小清说道:“就在店里,给我们送到房中。”

老板说道:“那倒没问题。只是有一件,咱可得说好了。”

小清问道:“什么事?”

老板说道:“您吃的菜里要是放盐,得单加钱。”

王莽、李元芳和小清顿时愣住了,三人对视一眼,小清不愤地说道:“放盐还要单加钱,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你们吃菜不放盐?”

老板笑道:“您算是说着了。盱眙盐荒,盐价贵得吓人,要五百文一斗。”

小清惊呼道:“什么,五百文一斗盐?”

王莽也是暗吃一惊,没想到盱眙这里的盐价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老板长叹一声道:“是呀,所以我们平常只能是忙时吃盐,闲来淡食。对不住二位,您多担待吧!”

小清点了点头:“那好吧,加钱就加钱。”

老板说道:“齐了,饭菜一会儿就送到。”

这时,王莽从包裹里取出两副药递给老板道:“麻烦你将这两副药煎好,给我送来。”

老板赔笑道:“实在对不住。小的得给二位忙活晚饭,真是忙不过来,厨房就在外面,要不您自己辛苦一下?”

小清没好气地问道:“难道这客店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老板说道:“是呀,就我一人,多一个人就多吃一口盐呀!”

小清愣住了。

王莽赶忙说道:“好,你去忙吧,我们自己来。”

老板不好意思地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

说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Tag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Related Post